深圳玩具厂员工辞职引口角被打死_要闻_新闻_,

2019-09-04 17:44栏目:农业咨询
TAG:

39岁的黄文珍是淮阴区某汽车配件厂速控车间的工人,在厂里工作了半年,但是仅拿过两个月的工资。“以前都是上个月工资下个月发,但是,9月份开始就不是这样了。”黄文珍说,此后四个月的工资,老板一直以各种理由搪塞。“说是手头没钱,往后拖拖,后来干脆就说过年前一起结了。”

前晚6时许,坪山新区坑梓街道老坑工业区内的力山塑胶玩具厂内,一名男员工在要求辞职后,遭领班拳脚相加,后伤重送院抢救无效身亡。坑梓派出所接到报警后迅速出动,将行凶者孙某波抓捕归案。目前,案件尚在进一步调查中。 昨日上午,当记者赶到现场时,只见事发的玩具厂大门紧闭,一名值班门卫称,凶案发生后,厂方目前拒绝任何访客。记者随后要求联系厂方负责人,但该门卫称负责人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据该玩具厂的一名陈姓工人说,前日下午5时40分左右,厂内的一名工人向自己的领班提出辞职,但遭到领班拒绝,两人于是发生口角,领班对该名工人大打出手,“用拳头猛击那名工人的头部,被打的人后来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被送到医院后就死了。” 陈姓工人表示,打人的领班与被打死的工人并非直接属于工厂管理,“是劳务公司派遣过来的,工资不是厂里发,而是由劳务公司发,这个领班手下有20多人,他们都是临时工,忙完了这个季度,下个季度就可能到别的厂去工作。”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坑梓派出所采访,据办案民警称,5月10日18时许,坪山公安分局坑梓派出所接坑梓街道老坑村某玩具厂员工报警称:其工厂内有2名男子在打架,其中一人被打伤。接到报警后,坑梓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案发现场,并控制了涉嫌故意伤害他人的嫌疑人孙某波,被打伤的同厂工人姚某经坑梓人民医院医生抢救无效死亡。 经警方调查,10日17时50分,玩具厂员工姚某向工厂的领班孙某波提出要结算工资辞工离厂,而孙某波认为姚某辞工的事情应该向工厂老板提出,姚某对孙某波处理此事的态度感到不满,双方发生口角继而引发打架。孙某波殴打姚某头部后,突然发现姚某鼻孔出血,身体瘫软。同厂员工见状立即拨打了120求救,并拨打110报警。接到报警后,坑梓派出所领导带领民警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当场抓获涉嫌故意伤害他人的嫌疑人孙某波。 目前,坪山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依法将孙某波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元旦前一晚,40多名工人满怀期待,吃了一顿“团年饭”。老板曾说,一定把工资兑现。但新年的第一个早晨,工人们就再也联系不上老板了。

图片 1

和厂里的其他员工一样,黄文珍信以为真,一直等到了12月中旬,突然接到厂里的通知,说让他们都回家休息,暂时休假,这才让他们不安起来。厂里的老员工陈永红试图通过电话和浙江老板潘某联系,但是电话打了十几天,一直没有打通。陈永红转而拨打了老板娘的电话,而老板娘的回答很干脆:“我们没钱发工资。”

工资一拖再拖老板一走了之

据嫌疑人交代,起初他们认为放放贷多收点钱,不会有警察来抓,即便东窗事发,顶多算是经济纠纷。为了应对民事起诉,他们把落入自己账户的钱立即转走,或者让受害人直接交给说不清楚的“陌生人”。

潘某对自己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行为供认不讳。在民警对淮安的29名受害人、浙江的4名受害人进行确认的同时,潘某的家人将所欠的工人工资共计40万元左右打入了指定账户。办案民警介绍,原来,潘某的工厂直接管理人是其姐夫,平时喜欢赌博,去年一度输了200、300万元,再加上经营不善,导致工厂停产关门。5月6日,淮安的29名农民工来到老张集派出所兴高采烈地领取了近30万元工资。

工人们称,近几日偶有一些经销商来到公司追债,但均无果而终。据了解,柏娜图艺术家居的厂房系租用,房东刘开福于去年6月从网上与该公司取得联系,但在签订租期为一年的租赁协议时,家具公司老板并未出面,而是由他人代理。记者昨日拨打该公司几位负责人的电话,或已关机,或无人接听。

罗湖警方介绍,当父亲带着受害人前来报案时,他只能用家乡话跟其父亲沟通,用普通话表达就会出现障碍。而且他对钱没有什么概念,无法说清楚钱进钱出的过程。为确保报案人一家能够准确完整说清楚事情,民警请其父亲找一个宽松的环境与受害人耐心沟通,厘清事情基本脉络。

“太感谢你们了,没有你们,工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呢?”在淮安市淮阴公安分局老张集派出所,29名农民工围着所长不停地道谢。10日,江苏淮安警方对外公布,时隔八个月,29名农民工被拖欠的40余万工资终于拿到了手。

昨日上午,近千平方米的生产车间里一片死寂。公司食堂已经停火,厨子彭德汉和来自不同省市的工人们,围坐在工厂大门入口的火炉旁。火炉里燃烧的,是生产家具时剩下的边角料。眼前的局面,让他们进退两难。公司副总留下的那句话,让40多个工人谁也不愿意离开工厂,“守住厂房,才能守住我们的工资。”但是,要对厂房的资产进行变卖,工人们谁也不敢做主。他们知道,私自变卖公司资产并不妥当。

罗湖警方深入侦查后最终确认,案件涉及一家位于鸿颖大厦11楼的创鑫丰公司,以及嫌疑人蔡某、詹某清、薛某毅、欧某锋、石某锋、张某杰等6名公司骨干,负责取钱的福建人潘某,以及薛某龙、刘某等两名外围涉案人员。

眼看着找老板要工资行不通,厂里的29名工人来到了区劳动监察大队。“由于没有基本的维权意识,我们和公司签的用工合同都不在手中,只能靠工作服或者工友间相互证明用工关系了。”陈永红说。“我们第二天便立案侦查,同时对潘某进行上网追逃。”老张集派出所办案民警张伟伟说,由于潘某比较狡猾,在浙江有多处藏身之处,给抓捕带来了困难,民警们往返淮安、浙江两地三趟,通过技术手段才最终抓住了潘某。

新年伊始,尽管老板杳无音讯,但公司的几位中层管理人员还在厂里,工人们也惴惴不安地继续参加生产。前日,因为电费欠费,工厂断电了,只得无奈停产。昨日早晨,公司办公室的职员接到一位副总打来的电话,说是老板不打算要这家厂了,留在这里充抵工人们的工资。这位副总在电话里说,自己前晚已踏上离开成都的火车。

由于受害人父亲找过詹某清惊动了这一伙人,当警方介入时他们已作鸟兽散。经过3个月的排查监控,侦查人员掌握这伙人迁到八卦岭庆安航空大厦,改头换面继续从事他们的“事业”。

“从去年6月搬到新厂址后,公司就开始拖欠工资。”在这家名为“柏娜图艺术家居”的家具公司里,2008年3月入职的付光超是一名老员工。付光超说,这家公司原本开在双流一个工业港,去年6月才搬到黄甲镇下街63号。也正是从那时候起,公司就开始拖欠员工的工资。

图片 2

提起工资发放情况,公司会计蒋泉生手中的工资表显示,公司拖欠的工资共有29万8757元,其中包括他自己从去年9月至今的近1万元工资。“一开始是缓15天拿工资,后来变成1个月,再后来变成两个月、三个月。”蒋泉生认为,公司管理不到位,资金运作也不规范。“一到发工资的时候,老板常常对老员工说,‘最近没钱,理解一下’,常常是解决了新员工的工资,就没了老员工的工资。”

该团伙身背他案

工厂停产 40余工人留厂等待

在侦办此案同时,警方还破获该团伙实施的另一宗“套路贷”案件。该团伙借给受害人5万元,最终“债务”利滚利到9万元,他们连骗带恐吓,将受害人的车辆过户到其中一名嫌疑人名下。

昨日,双流县黄甲镇一家具公司内,40多名工人守着已经停产的厂房,焦急地等待共约30万元的工资兑现。据称,家具公司的一位副总曾表示,老板不要这家厂了,厂房就留给工人们抵作工资。工人们也明白,厂里的资产足以抵付工资,但这些资产,谁也做不了主。

图片 3

目前,工人们已将情况反映给劳动监察部门,并前往派出所报案。黄甲镇事业管理服务中心主任张琼介绍,由于联系不上当事一方的公司老板,劳动监察部门无法实施调解,但警方已对此事展开调查。

设局借款2000元,三月后变身150万

“最后一次看到老板,是去年11月的时候。”去年12月,公司管理人员放出消息,说是年底就会把工资给工人兑现。去年12月31日,按照公司惯例该发工资了。在这天晚上的“团年饭”上,全厂40多名工人满怀期待,但公司老板管小敏却没有露面。自那以后,工人们就再也拨不通他的电话,更看不到其本人。随后,公司老板娘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嫌疑人称,每一次准备让受害人“大出血”时,薛某毅就会安排潘某从福建过来与受害人一同取款。等取到钱后,潘把钱给到薛某毅手上,薛再把钱分下去。对于没有直接分钱的薛某龙和石某锋,詹某清根据“贡献”分赃。

工人报案 警方着手调查此事

此外,这个“套路贷”团伙还在盐田法院向受害人提起4宗民事诉讼,主张22万元“欠款”。当这伙人裹挟受害人补办其盐田房产还贷所用的银行卡后,取出了2500元现金。这个账户绑定了受害人父亲的电话短信通知业务,因而引起了对方的警惕。

2019年3月11日,办案民警确认几名主要嫌疑人出现在庆安航空大厦。罗湖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和清水河派出所立即出动16名民警和10名辅警,兵分两路奔赴两地实施抓捕。前往泥岗村的抓捕组将薛某龙捕获,又在村管理处将石某锋抓获。前往庆安航空大厦一组,直接将詹某清、薛某毅、张某杰“包了饺子”。

经过对线索梳理,罗湖警方掌握这个团伙直接侵害受害人150多万元、通过诉讼实施侵害22万元的基本事实,于去年12月25日正式立案,同时协调盐田法院中止上述民事诉讼。

去年11月25日,在泥岗村做生意的陈老板报案,称自己儿子名下银行卡被别人从提款机取走了2500元。

在铁路公安协助下,动车抵达潮汕站时蔡某被抓获。3月15日,刘某被依法传唤到清水河派出所,次日被依法刑事拘留。3月27日晚,欧某锋在江西省抚州市落网。4月13日晚,嫌疑人潘某乘坐飞机从柬埔寨回国,一落地即被警方抓获。

图片 4

罗湖警方介绍,陈老板儿子陈某某存在认知障碍,对于钱、借贷没有概念。去年7月10日,嫌疑人詹某清喊陈某某一起去KTV唱歌,制造受害人没钱付账需要借款的状况。然后带着受害人借了第一笔2000元“高利贷”。

(原标题:深圳男子唱K借两千元付账三个月变还150万,警方介入抓获多人)

藏身于深圳市罗湖区城中村内的一家“套路贷”公司,将一名商人存在认知障碍儿子当作“提款机”。从设局借款2000元开始,短短3个月时间,便从受害人处“套路”150多万元。此外,该团伙还曾到法院向受害人提起4宗民事诉讼,主张22万元“欠款“。目前,该“套路贷”公司骨干成员已被罗湖警方抓获,追赃工作正在进行中。

曾连骗带吓过户受害人车辆

罗湖警方介绍,目前,清水河派出所民警正在加紧深挖案情,努力追缴赃款。

起先这伙人是靠提高利息、以“手续费”“跑腿费”“中介费”为名圈钱,到后来借着受害人认知障碍,干脆哄骗受害人自助补办身份证,办信用卡足限额透支、办贷款全部提现来弄钱,给受害人留下巨额银行债务。仅仅3个月的时间里,受害被直接侵害总金额高达150多万元。

罗湖警方跨省追捕嫌疑人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农业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圳玩具厂员工辞职引口角被打死_要闻_新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