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耳驾驭得了孟山都吗,不会放弃收购先正达

2019-11-23 00:59栏目:农业咨询
TAG:

关键词:拜耳孟山都收购传统创新

德国拜耳公司终于就收购美国孟山都公司达成协议,拜耳公司将以每股128美元的现金收购孟山都公司,总价660亿美元,溢价44%,可谓石破天惊。据报道称,美银美林、瑞士信贷、高盛、汇丰和摩根大通将为拜耳提供570亿美元的过桥贷款,其余190亿美元的融资拜耳将通过发行可转债募集。双方公司管理层高调亮相、把手言欢。农资界一地“眼镜碎片”,资本市场一片“祥和气氛”。 拜耳和孟山都声称,如果交易完成,将在未来三年能够为公司节省15亿美元的开支,并将“提供新的、可持续解决方案和技术,让农民用更少的土地生产出更多粮食”。 德国的拜耳公司斥巨资执意收购孟山都公司,实在出乎很多人意料。不但数次提高报价,而且放言,如果孟山都公司管理层继续阻挠这一收购计划,拜耳公司将绕过管理层,谋求敌意收购。 在拜耳公司的软硬兼施下,孟山都公司管理层终于接受这份“大礼”,画押签字。但尽管双方已经达成了收购协议,还要通过美国和欧盟的反垄断调查。 拜耳斥巨资收购已经也引起公司内部的“不同凡响”。有拜耳内部员工抱怨说:“这次收购如同自己都快没有饭吃了,还要借钱买大别墅,其实都是表面风光心里苦。” 拜耳公司的业绩增长和持续盈利能力其实甚是让资本市场堪忧。为了“维稳”孟山都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在未来几年保持孟山都的独立运营是可以想见的必然选择。 但是“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出来并购的总是要整合的。 在业务层面,简单的1 1的整合并不容易成功,这一点早已经被杜邦 先锋,先正达的农化业务 种子业务的分分合合所证实了。 在深层次的层面,发展战略和公司文化的整合谈何容易?巨大的文化差异和步调不一致性将使得公司未来的整合步履维艰。孟山都的创新能力与其容错机制,快节奏,不按常理出牌,常有出乎意料之举等密切相连。反观拜耳公司,历来作风严谨而持重,平和而刻板,重流程而轻结果,并兼具典型欧洲公司的多元文化的特征。欧洲淑女和美国牛仔,谈情说爱很有看点,过日子就难说了。 孟山都是“野马”,难以被驾驭;一旦可以被驾驭,其狂野性价值也就所剩无几了。 笔者以为,拜耳的强项农化技术和产品是农业生产的“或需”技术,需求稳定性差,可选择的产品多,被依赖性较差。因而,以此来整合孟山都的种子业务、生物技术、农业大数据和农机的互动平台等将事倍功半;而以孟山都公司的农业综合技术平台来整合和吸纳拜耳现有技术和业务,则显得更加顺理成章,事半功倍。 但问题是,拜耳公司是否明白这其中的不同?拜耳公司有这个胸怀吗?拜耳的公司文化和核心价值观允许孟山都公司继续狂野地信马由缰吗?

孟山都和先正达公司的结合也将意味着农化行业将理顺各大公司在研究领域及生产方面错综复杂的授权关系。

去年12月,杜邦先锋与陶氏已宣布平等合并,市值超过1200亿美元,这是全球化工行业史上最大的并购交易。一旦成功,合并后的新公司将超越孟山都,成为最大的种子和农化公司。如果拜耳并购孟山都的交易成功,行业头把交椅的争夺将再添变数。不过,这些交易都面临反垄断风险。

图片 1

先正达董事长戴莫瑞在周二由该公司公布的一段视频中重申,孟山都的收购要约“大幅低估了”先正达的价值,同时也低估了将全球最大种子公司与全球最大杀虫剂生产商进行合并将会遭遇的监管阻力。

日前,彭博社和路透社援引原因知情人士信息,发布了这一消息。不过,交易仍存在变数。此前,孟山都董事会曾两度拒绝拜耳的收购方案。曾先后担任过孟山都、杜邦先锋中国区负责人的刘石认为,孟山都CEO Hugh Grant最终愿意和拜耳CEO Werner Baumann坐到一起,或是出于股东压力,以及拜耳可能启动强制收购的挑战。8月,拜耳管理层曾对外释放信息,如果孟山都坚持“太过冒险”的收购价格,拜耳有可能启动强制收购计划。

l 产品研发、技术过硬、质量上乘和规模经营是拜耳等传统企业的竞争利器;技术创新、跨界竞争,营造生态和资本主导是孟山都公司的致胜法宝。

但在今天,这位孟山都首席执行官的说服力和喜欢采取大胆行动的嗜好正在接受考验,原因是其已经向竞争对手先正达发起了价值约为45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而此前这家瑞士杀虫剂生产商已经多次拒绝了孟山都的“求爱”。

在刘石看来,拜耳公司具有典型的德国公司特点,技术先进,产品质量优良,管理严谨,但同时公司风格刻板,反应迟钝,近年来少有创新战略举动。“拜耳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欧洲公司,提出并购一个在市场上行为激进、毁誉参半的美国公司,实在出乎很多业界人士和投资机构的意料。”他表示。

这是一场传统公司与非传统公司之间的交锋,是新旧发展观之间的较量。

为了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孟山都愿意剥离有重叠的除草剂以及种子和性状业务单元,分析师估计这部分业务的价值约80亿至100亿欧元。

刘石认为,双方的产品线具有很好的互补性,而重叠很少,如果整合顺利,“价值会十分巨大”。拜耳的强项是农化产品线全面,产品声誉好,在世界主要市场、特别是欧洲有很多忠实的用户;孟山都公司的强项是生物技术和种子业务,是生物技术和种子业务的行业老大,战略创新和技术创新是其标志。

l 彼此尊重、有序竞争和此消彼长是中土武林人士所熟悉和尊崇的行规;实力说话、野蛮生长和唯我独尊是孟山都所信奉和推行的生存法则。

如果这项交易最终得以达成,那么将代表着格兰特对孟山都这家全球最大种子公司的彻底改造。收购先正达将令孟山都重返杀虫剂这一业务领域,这是格兰特在其职业生涯中耗费了多数时间去从事的一项事业。这项交易还可能会让孟山都将其企业总部迁往海外,并更改公司名称,而孟山都自1901年成立以来就从未更名。

一旦拜耳收购成功,世界农业投入品行业将诞生在种子和农药领域都具备领先实力的巨无霸。孟山都去年原本寄望于收购先正达,实现这一绝对领先地位,但被先正达拒绝。之后,孟山都又转向拜耳,同样被拒。未等孟山都再次行动,拜耳转而向孟山都发出收购要约。

基于对孟山都公司“整体解决方案”的长远发展战略的理解,笔者曾在今年二月初撰文,预期孟山都公司将在不远的将来,会再次发起对于拜耳公司的收购要约。

北京时间6月24日凌晨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休·格兰特在孟山都供职的34年时间里,说话温和而又极具毅力的他已经战胜了许多商业竞争对手,甚至就连一些对该公司的转基因作物持批评意见的人也在他的面前败下阵来。

不过,双方公司的分歧点依然多而显着。刘石表示,公司发展战略方面,拜耳扎实、稳健,但鲜有创新;孟山都则往往独辟蹊径,不按常理出牌,激进而愿冒风险。公司文化方面,拜耳温和而包容,强调以人为本和多样性;孟山都则更注重统一思想,贯彻执行。“重组和融合挑战很大。”刘石说。

在传统企业纷纷败退之际,拜耳终于举起了保卫传统的义旗,并联合美国银行、瑞士信贷、汇丰控股、高盛集团及摩根大通等“义士”对于跨界的“野蛮人”孟山都公司展开同仇敌忾的围剿。

格兰特在1981年加入孟山都,此前他获得了格拉斯哥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和农业动物学学位。在2003年出任首席执行官以后,格兰特把重点放在了种子业务上,收购了多家小型公司,并推进了新的基因特质的发展工作,令作物能够抵抗害虫和在干旱条件下生存。

孟山都是种业老大,但农药产品线单一。先正达、拜耳则在农药业务上具备领先实力。

大约一年前,在孟山都发起对先正达公司收购邀约之时,美国华尔街的一些不靠谱的分析员认为:因为生物技术和种子业务增长乏力,孟山都公司希望通过收购先正达公司回归传统农化业务。他们根本就没有读懂孟山都公司的抱负或“野心”。

大多数六大农化巨头之间都有相互授权协议,有时对技术的使用也会引发法律纠纷。两年前杜邦公司和孟山都通过达成了一个大豆技术许可协议来结束双方的官司。巴斯夫与孟山都一起对应用于大豆,棉花,玉米和油菜作物的除草剂进行合作,还共同为美国市场开发高产量抗旱玉米种子。拜耳与每一个同行都达成过种子技术许可协议。

一位供职于六大巨头之一的种业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国际农药市场近两年几乎没有增长,而种子市场,尤其是转基因种子市场,如果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大国不大规模开放转基因作物种植的话,已接近饱和。行业低迷期,在资本的推动下,巨头们纷纷抱团取暖,农业投入品市场掀起二十年来的第二次巨头整合浪潮,“而且以后的趋势是种子、农化、数据管理服务一条龙。所以大家都想大而全。”

资本市场与价值观主导的争夺战仍在继续。我仍期待孟山都反向收购拜耳的要约。

在经历第一次450亿美元的先正达收购提议被拒绝后,孟山都还游说该瑞士公司的股东对管理层施压重启谈判。分析师称,因反垄断原因,孟山都将要出售先正达的种子业务,拜耳将是购买先正达种子业务的一个候选买家。熟悉内情的人说,孟山都公司去年已经向拜耳透露了这个主意。Condon则表示,拜耳对如何应对孟山都公司继续进行其收购计划已经有了“清晰”的想法。

在刘石看来,先正达具有最完整的农药产品线,“如果先正达的分数是100,拜耳能达到85-90,其他公司连50都达不到。”孟山都收购先正达失败后,刘石就判断,孟山都会退而求其次转向拜耳,但没有想到拜耳会主动出击。

孟山都公司曾经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两次对于瑞士先正达公司和一次对于德国拜耳公司发出收购要约,但是都没有得到成功。原因无非有两个:第一,出价还没有到位;第二,孟山都的激进战略和文化让各公司股东和管理层望而生畏。

拜耳作物科学董事长Liam Condon近日接受采访时说, “这肯定会迫使行业审时度势,看看每个企业都会对此作出什么反应。全球农化行业只有六大研发企业,所以如果两个最大的企业要合并,难免会迫使别人重新审视自己的战略。”

孟山都、先正达、杜邦先锋、拜耳、陶氏、巴斯夫六大巨头主导下,行业格局不断洗牌,瞬息万变。最新消息是,拜耳收购孟山都接近达成协议。

据我判断,孟山都的股东和管理层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联合野蛮资本进行保卫甚至反收购,继续上演在农业领域呼风唤雨的棋局。

另据世界农化网中文网,拜耳集团作物科学部门负责人称,孟山都公司近期频频尝试出价购买先正达公司,打造超级农药企业。这将促使农化界主要竞争对手重新考虑战略,并审视公司相互间的授权协议。

5月23日,拜耳宣布向孟山都发出收购要约,实施全现金收购,总金额高达620亿美元。但孟山都认为价格太低。7月中旬,拜耳将报价提升至650亿美元,并愿意支付15亿美元反垄断反向分手费,不过孟山都仍不满意,但表示,对与拜耳或其他竞购方继续磋商持开放态度。双方不断试探各自底线。

在“外来势力”的围堵和资本市场的强大压力下,孟山都高手能否突围的关键,是看现有股东的定力以及其在资本市场的“朋友圈”的号召力。

根据分析师Jeremy Redenius介绍,全球前六大农化公司在价值640亿美元的全球作物保护化学品市场占70%左右的份额。激进投资者呼吁从美国竞争对手陶氏化学公司和杜邦公司撤资将可能为市场带来更多的资产。

可以想见,如果拜耳收购成功,孟山都不断颠覆传统的锐气将不复存在,其现有技术和业务将被实际肢解为不同的“APP”,为传统产业提供服务。

Redenius在一份致投资者的信中表示,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的销售额高达104亿美元,拜耳是除先正达以外的第二大作物保护制造商,紧随其后的依次是巴斯夫、陶氏、孟山都和杜邦公司。

孟山都公司曾经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两次对于瑞士先正达公司和一次对于德国拜耳公司发出收购要约,但是都没有得到成功。原因无非有两个:第一,出价还没有到位;第二,孟山都的激进战略和文化让各公司股东和管理层...

“如果真是想要收购先正达,那么要约价格就必须完全符合公允价值。”戴莫瑞说道。“必须让股东认识到两家公司合并的内在利益,还必须提供将可完成交易的高度确定性。”

孟山都公司邀约收购先正达公司或拜耳公司,是其整体战略的一部分,与回归农化无关,与短期业务受阻无关,是其补足农化短板,并沿其既定方针发展的最直接和有效的途径。

尽管如此,Condon认为,直到有迹象表明孟山都能成功收购先正达前,公司没有必要改变战略,“我们将继续执行目前的战略,等事情尘埃落定后,我们再来审视是否需要作出改变来适应变化。”

单一的产品或技术再强再大,那仍然是客户可以任意选择或者不选择的“菜”,这即不是孟山都公司的资源禀赋所在,也并不符合孟山都公司的长远发展战略。孟山都从生物技术到种子业务,从农化业务到农机配套和技术,从农业气象服务到大数据的开发和利用,进行了一系列前瞻性的开发和整合,孟山都在力图打造新型农业生产的“操作系统”。

57岁的格兰特将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并购谈判视为一盘“慢棋”,并表示他不会因为先正达的屡次回绝而打消收购该公司的念头。

但令我大跌眼镜的是,还没有等到孟山都公司出手,德国拜耳公司首先对孟山都公司发出了每股作价122美元,总金额620亿美元的反收购邀约,溢价37%,可谓石破天惊。

格兰特在过去12年时间里一直都担任孟山都的首席执行官,他至少从2011年开始就已经对先正达垂涎欲滴。对孟山都来说,无法达成收购先正达的交易将是沉重的一击,并意味着孟山都将错过其口中的进军杀虫剂市场的最好机会,而该公司认为这个市场对于农业的未来前景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去年,孟山都旗下种子和转基因部门的销售额仅增长了4%,远低于2004年时的增长12%。另外,去年孟山都旗下除草剂部门的销售额则增长了13%。

也许拜耳公司读懂了孟山都的战略意图和升级“路径”,拜耳便利用其当下财大气粗的优势地位,并联合了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提出了收购孟山都公司的邀约–颇有先下手为强的阻击意味。

“公司之前有大量的相互许可授权,”Condon说。 “因此,企业也需要审查维持相互依存关系的方式。”

l 先正达、拜耳、巴斯夫、杜邦、陶氏等一直自认为是农业领域的“武林正宗”,师出名门,传承有序;而孟山都则被认为是“明教”类的“魔教”,武功虽高,但鲜有被公众认可的冠冕堂皇的价值观主张,亦正亦邪。

另,有报道称巴斯夫也在考虑可能向瑞士同行先正达发出并购要约。消息人士表示,巴斯夫正与投行人士讨论对先正达出价的可能性,不过尚未作出决定,竞购也可能不会付诸行动。

这不仅仅是单纯的商业投资行为,不仅仅是要把生物和种子技术重新纳入到传统技术和解决方案本身的努力,同时更是欧美所奉行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的保卫战。传统贵族容不得暴发户的恣意妄为,在拜耳和它的小伙伴们看来,“黑客”也可以被收买成为打造防火墙的骨灰级高手。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农业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拜耳驾驭得了孟山都吗,不会放弃收购先正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