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装水标准纷乱,一个水N种标准企业或浑水摸鱼

2019-09-19 12:55栏目:农业咨询
TAG:

记者随机购买了10余个品牌的瓶装饮用水就发现了有国标及“各自为政”的地标和企标共7个标准。

:2013-05-07 08:22:00 图片 1 矿泉水、纯净水、天然水、山泉水,各种“概念水”令人眼花缭乱;国标、地标、企标,各种水标准“山头林立”……农夫山泉所曝“质量门”中心其实是“一个水‘N’种标”的饮用水标准之乱。 连日来,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国内十多位相关领域专家,并收集了饮用水行业国家标准、地方标准、企业标准共几十份卫生标准,进行了一一比对。查询发现,目前我国关于饮用水的国标共有5个。除自来水标准外,其余4个均为桶装水国标,具体包括饮用天然矿泉水、瓶装饮用纯净水、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等。 小小一瓶水,国家标准就有4套,如果再加上生活饮用水标准,我国关于饮用水的国标达5个。而国标之外,还有着五花八门的地方标准,而这些标准多为企业主导制定,大玩华而不实的概念炒作,如山泉水、天然水等。瓶装水之乱,不仅让消费者无所适从,也埋下了健康安全的隐患。 显然,瓶装水不需要这么多标准。以国标为例,分属轻工和卫生部门的两套标准———“瓶装饮用纯净水”标准和“瓶装饮用纯净水”标准,两套标准的指标大致一样,只不过有一些包装规格、净含量、储存条件等有一点差异。按国际上的一般惯例,瓶装水只有矿泉水和其他瓶装水两个标准,多套国标并行的情况在其他国家非常罕见。 再看看地方标准。我国《标准化法》明确规定,“对没有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而又需要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统一的工业产品的安全、卫生要求,可以制定地方标准……在公布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之后,该项地方标准即行废止。”而相关国家标准,早就将所有瓶装水产品涵盖了,各个省市根本没必要重起炉灶,另外制定一套;已经有的,也应该废止。 瓶装水标准混乱,是利益的产物。对于政府部门而言,掌握了标准,也就掌握了行业管理的话语权,所以,谁也不愿把到手的权力轻易放弃。对于企业而言,主导了标准,就意味着在竞争中能占领主动,排斥其他企业,所以它们自然想方设法让标准为自己“量身定做”。在此情况下,虽然瓶装水标准统一的问题屡屡被提出,但都无果而终。 瓶装水标准统一,指望相关部门和地方,依法行事,主动解决标准打架的问题,恐怕是奢望,对此,主管部门需要积极作为。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应当对现行的食用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食品卫生标准、食品质量标准和有关食品的行业标准中强制执行的标准予以整合,统一公布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也就是说,国家卫生计生委有责任也有权力站出来,对混乱的瓶装水标准一锤定音。 上月,国家卫生计生委表示,将加快包装饮用水标准的清理,对相关标准中的安全指标进行整合,及时制定包装饮用水通用标准。瓶装水取消地方标准,统一国标,关键在于卫生部门能否履行法定职责,无惧各种利益阻力,当好公众健康看护者的角色。

天然矿泉水国标中规定了8项矿物质的最低含量,企业生产的矿泉水至少要有一项达标,方能称之为“天然矿泉水”。

解读:出现国标后地标等将消失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研究员陈君石介绍,按照工作步骤,标准清理正在从标准审评的专业委员会到国家部委层面,一步一步地推进。“遵循原则是只有唯一一套国家强制性食品安全标准。”

新京报记者向雀巢、统一、可口可乐、康师傅等知名企业提出公开企业标准,上述三家公司均表示相关产品符合国家标准,同时以企业标准涉及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公开企业标准。

此次标准明确表示适用于直接饮用的包装饮用水,但不适用于饮用天然矿泉水。这就意味着,在饮用水领域,未来至少会出现饮用纯净水、天然矿泉水和其他饮用水等三类,矿物质水等“概念水”不能再“任性”,而苏打水、干姜水等属于饮料,并不在新国标的规定范围内,命名并不会受影响。

>>卫计委

相比之下,一些山泉水地标对于矿物质含量的要求更为宽松。例如,河北省天然泉水地标中列出了5项矿物质的界限指标,但其中4项低于矿泉水国标。例如该地标中锌的界限指标为不低于0.05mg/L,而国标中的这一指标为不低于0.20mg/L,相差4倍。类似的情形在贵州等地的“山泉水”地标中也存在。

焦点:忽悠人的“概念水”是否将消失?

“标准不是千年不变的,需要与时俱进。”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认为,根治当前瓶装水市场乱象,必须从及时清理、修订和统一标准入手,特别是切忌“开倒车”。 专家认为,瓶装饮用水关乎健康和安全,国家标准不能留有种类空白,让地方和企业各行其是,甚至借地标和企标进行“变通”和“打擦边球”,应建立科学统一的全国标准。而按照国际食品法典,对瓶装水只有矿泉水和其他瓶装水两个标准。

新京报记者发现,这些地方标准的制定大多都有企业的参与。例如云南的那份地标,起草单位包括了云南大山饮品有限公司、云南天外天天然饮料有限公司在内的5家瓶装水企业;广东的山泉水地标也有广东鼎湖山泉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的参与。

业内人士介绍,天然矿泉水的生产成本和对水源地的要求,比其他饮用水高。但由于过去国标并未明确,一些厂家可能在自来水中添加矿物元素的添加剂,并混淆“矿物质水”和“矿泉水”之间的区别;或通过增加花样百出的“功能”,炒作概念,最终卖出高价。

矿泉水、纯净水、天然水、山泉水,各种“概念水”令人眼花缭乱;国标、地标、企标,各种水标准“山头林立”,此次农夫山泉事件中,“风暴眼”中心其实是“一个水‘N’种标”的饮用水标准之乱。

瓶装水标准不如自来水?

新华社北京5月28日电(“新华视点”记者胡浩、周琳)我们喝的水能分为多少种?许多消费者可能不知道:有按照含量分类的,不仅有富氧水,也有富氢水;有按照人群打广告的,有分子团小的“月子水”,也有更适合婴幼儿的“宝宝水”;有按产地分类的,例如产自高峰的冰川水,使用特殊技术的“太空水”。甚至有电商曾卖出了600元200毫升的“量子共振信息水”,号称可以“隔空治病”。

标准不能只被大户“操控”

瓶装水自来水国标涉及部门不同

5月24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包装饮用水》正式开始实施,对“概念水”进行了规范,对微生物指标进行了调整。饮用水新国标究竟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哪些变化?

需清理的不仅是水标准

国内多地出现了“天然山泉水”等新地方标准,与“天然矿泉水”一字之差,但在矿物质指标上却与后者相差甚远。

焦点:国标、地标、企标山头林立局面将终结?

>>专家说法

只检测少数标准

解读:并不意味着水质要求降低

既适用混乱又浑水摸鱼

而瓶装水标准主要是原中国疾控中心食品所牵头制定,涉及的部门主要在卫生系统,起草单位还包括了一家企业。

此次公布的标准,整合了瓶装饮用水和瓶装饮用纯净水两个卫生标准,目前天然矿泉水的国家标准也在修订过程中。“这一标准当时是以强制性国家标准发布的,但在名称上没有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字样,在整合时决定还是要作为强制性的国家标准,因此正在修订。”翟鹏贵表示,这一标准中微生物等指标都已与国际接轨。

>>企业应对

以矿物质水为例。新京报记者获取的几份矿物质水企标中显示,部分是基于纯净水国标制订,部分则是参照了瓶装水国标。这样一来,尽管都叫“矿物质水”,但在具体工艺流程和水质指标上,不同企业之间却大相径庭。

而且,取消菌落总数不代表对企业的生产卫生不进行监管。王君介绍,国家卫计委正在组织起草《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包装饮用水生产卫生规范》,将通过生产加工过程控制,加强对卫生指示菌的监测和管理。

卫生计生委直属的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有关负责人3日表示,卫生计生委正在加紧对包装饮用水标准进行清理,将整合公布新的包装饮用水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中疾控环境所的专家介绍说,自来水国标的出台涉及多个部门,2006年修订的自来水国标,由卫生部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牵头,联合水利、环保、疾控等方面的相关单位共同修订。

而过度控制卫生指示菌和杀菌还可能带来饮用水中溴酸盐含量升高的副作用,反而构成健康风险。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过去标准中菌落总数限定较严格,为了达到标准,厂商使用臭氧杀菌。“最后菌是达到要求了,但带来的副作用就是,臭氧杀菌的副产物溴酸盐有可能升高,构成健康风险。此次取消相关指标,就是希望减少这种过度加工。”

专家指出,分层次、分种类的标准体系看似覆盖了所有的瓶装饮用水,但由于标准分类混乱、纷繁芜杂,既有交叉也有空白。“政出多门”不仅容易导致企业“适用混乱”,而且给企业提供了“浑水摸鱼”的机会,通过移花接木、偷换概念等手法玩“水概念”游戏,目的往往是逃避标准约束,或者避高就低。

对比已公开的“山泉水”地标与“天然矿泉水”国标,其中“山泉水”与“矿泉水”虽然只有一字之差,矿物质的含量却存在多处不同之处。

“取消菌落总数指标并不意味着水质降低。”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标准二部副主任王君表示,菌落总数属于卫生指示菌,一般情况下不会影响公众健康。从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来看,有益的(如乳酸杆菌、双歧杆菌)和有害的都是极少数,水中的绝大多数细菌是既无益也无害的。

国标地标企标山头林立

另一些省份的山泉水地标,则没有对矿物质界限指标作出说明。例如,广东饮用天然山泉水地标和云南的山泉水地标中,都没有矿物质界限指标。专家认为,没有矿物质界限指标的所谓山泉水,和普通自来水无异。

在新国标中,备受关注的是微生物指标的改变,不再保留菌落总数、霉菌和酵母计数、金黄色葡萄球菌、沙门氏菌及志贺氏菌指标,新增了铜绿假单胞菌指标。“增减”引发质疑,“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不合格的水,要升级为合格的了?”

>>饮用水标准

目前中国市场上包装水整体质量如何?新京报记者就标准、检测等相关问题向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中国饮料工业协会等部门和机构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时,这些单位尚无回应。

在国家卫计委官网2014年2月挂出的征求意见稿中记者看到,包装饮用水也曾一度被分为饮用纯净水、自然来源饮用水和其他饮用水三类,其中自然来源饮用水主要就包括山泉水、天然水等非矿泉水类。而在最终公布的新国标中,自然来源饮用水分类被取消,划归到了其他饮用水范畴。

然而,需要清理的不仅仅是“水标准”。按照2012年印发的《食品标准清理工作方案》,我国已经全面启动了标准清理工作,将对近5000项食用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食品卫生标准、食品质量标准以及行业标准进行清理,计划于2013年底完成清理任务,2015年底前完成现行食品标准整合工作。

黄越是北京的一名“白领”,初来北京时,他发现这里的自来水水垢比家乡重很多,怀疑自来水质量不过关,他一直坚持饮用各种瓶装水。

专家认为,新国标出台后需严格执行,同时也应对众多的地方标准进一步梳理整合,对山泉水、天然水等是否可继续使用予以明确。广西瓶装饮用水行业协会秘书长许强此前就曾对媒体表示,希望保留山泉水的标签,他认为如果将纯净水、天然矿泉水之外的水种统一归为其他饮用水,会导致广西山泉水品牌价值弱化,因此申请保留。

记者查询发现,目前我国关于饮用水的国标共有5个。除自来水标准外,其余4个均为桶装水国标,具体包括饮用天然矿泉水卫生标准、瓶装饮用纯净水卫生标准、瓶装饮用纯净水卫生标准、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等。

山泉水地标不及矿泉水国标

解读:最迟2018年前退市

而地标和企标更是“山头林立”。仅以地标为例,就有浙江的饮用天然水地标,广东的天然净水、天然山泉水地标,重庆的天然泉水地标等。

“像这样的地方新型饮用水概念标准,多为地方企业推动出台,背后有他们自己的利益在里面。”廖雷说。

“目前这些地方标准中所有内容都必须服从新国标。”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厉曙光表示,指标要求严于国标的,可以沿用地标要求;但低于国标的,必须要以新国标为准,品名也必须依照新国标的要求进行。“实际上在标准领域,出现了国标后,地标应该自动失效,这样才能让饮用水真正告别‘乱名’时代。”

“我国目前强制性食品标准就接近5000种,散落于数个国家部委。”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汪国钧说,标准清理还需再提速。如涉及标准新制定和修改,还应多吸纳企业、行业协会、专家、公众等广泛参与,不能只被一些大户“操控”。

在指标数目之外,瓶装水国标似乎也比自来水更宽松。

不过,这并不代表“概念水”会立刻从市场上消失。根据国家卫计委的规定,2016年1月1日以后生产的水才需要符合上述标签标识,此前生产的水可以继续销售至保质期。翟鹏贵说,包装饮用水的保质期12-24个月之间,也就意味着在2018年1月1日前,使用旧包材的产品,也就是一些所谓“概念水”还可能在流通领域出现。

瓶装水国标中大肠菌群指标为MPN/100ml≤3,而自来水国标中则要求不得检出。

“矿物质水就是纯净水加少量矿物质,也不是这些矿物质多么有营养,少了不行,而是因为这些矿物质可以满足消费者对口感的要求。”食品安全博士钟凯说,而类似磁化水、量子共振信息水、富氢水、电解水、生物离子能量催化水、离子重组水等各种所谓“科学概念”,虽然让消费者云里雾里,但它们没一个得到科学界认可,“别信就是了”。

企业参与制定地标

在我国饮用水领域,国标、地标、企标……标准繁多一直饱受诟病。整合前,饮用水国标就有生活饮用水、饮用天然矿泉水、瓶装饮用水、瓶装饮用纯净水等四个;地标更是“山头林立”,广东、福建、浙江等地也有天然净水、天然山泉水等多个标准。

4月19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表示,除天然矿泉水和饮用纯净水已有明确的国家标准外,其他包装饮用水均需符合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

焦点:取消菌落总数指标如何保证水质?

新京报记者将这份国标与自来水国标进行对比,发现了诸多疑问。

一些品种已经提前更改了名称,例如康师傅矿物质水,更名为“康师傅优悦包装饮用水”。“由于水类的名称和食品安全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因此国家给了企业一定时间,进行库存旧版标签的消化过渡。”杭州娃哈哈集团食品技术法规经理翟鹏贵告诉记者,公司的产品“富氧水”已经改名为“氧世界包装饮用水”,采用的是“商标+品类名称”的表述方式。目前新标签在各个分公司的使用进度不一样,已经有个别分公司已经开始使用新标签。

以可口可乐云南公司的上述企业标准为例,该企标规定了22项水质指标,但在产品出厂前,并非22项指标全都一一检测。例如企标中严格限制的砷、铅、溴酸盐等重金属指标,只是作为“型式检测”,半年检测一次,或是在更改配方、更换设备等情况出现后才必须进行检测。

“这相当于饮用水的GMP标准,标准中要求厂家在每个环节应该如何细节控制、对微生物进行监控,进一步加强对生产过程的全流程控制,而不是通过最终产品的检测来达到效果。”翟鹏贵说,事实上只要生产过程规范,菌落总数一样可以控制在较低水平。

诸如汞、银、四氯化碳、甲醛在内的毒理性指标,以及pH值、硬度等较为常见的水质指标,都未出现在瓶装水国标中。

专家同时解释,取消金黄色葡萄球菌、沙门氏菌及志贺氏菌指标这三个指标,是因为这么多年测下来发现,这三个致病菌几乎没有在包装饮用水中被测出来过,从风险评估的角度说,在这一类产品中不太可能发生这三类致病菌的风险,反而是铜绿假单胞菌风险监测中经常出现,所以更换了一下。

与公开可查的国标、地标相比,大多数的企业标准都被宣称为“商业机密”。这些攸关公众健康的数据,媒体、公众无从知晓。

对于“概念水”,标准中明确规定,包装饮用水的名称应当真实、科学,不得以水以外的一种或若干种成分来命名包装饮用水,不得标注“活化水”“小分子团水”“功能水”“能量水”以及其他不科学的内容。

此外,印刷在每瓶水上,理应公开告诉消费者的企业标准,却成为“商业机密”,新京报记者向雀巢、可口可乐、康师傅和统一等多家知名企业发函要求查看其企业标准,均遭拒绝。

王君介绍,目前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国际食品微生物标准委员会、国际瓶装水协会、美国、澳大利亚和欧盟等相关标准法规中,也未对包装饮用水设立卫生指示菌指标。

首当其冲的,是水质指标的数目。在很多人认知当中,瓶装水应该比自来水更加干净、安全,但在《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中,水质指标仅有21项,远远少于自来水国标(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 5749-2006)中的106项。

瓶装水质量堪忧

复杂的标准体系看似覆盖了所有的包装饮用水,但由于分类方式不同,相互间还是出现了交叉和空白。

中疾控环境所的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是两种不同的检测方法所致。“以前检测菌群是按照旧式的苏联标准,取1L水检测,不得超过3个菌,而后世界卫生组织改进了检测方法,取100ML水,当中不得验出。”该专家说,世卫组织更新了检测方法之后,自来水的标准随即更新,而瓶装水标准未更新。

“变换名称里的一个字,对企业来说可以降低太多的成本。”中国矿泉水联合委员会秘书长廖雷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矿泉水的国家标准是国土资源部牵头制定的,对于企业来说,瓶装水上要想印“天然矿泉水”5个字,需要有采矿资质的审批,此外还要对开采地的水源进行春夏秋冬4次检测。在他看来,企业热捧“山泉水”,有傍矿泉水,迷惑消费者嫌疑。

标准显示,该企业的矿物质水,是以纯净水为原料,人工加入硫酸镁,氯化钾制成。

新京报记者向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提出采访要求,至截稿时未得到回复。

瓶装水出厂前,大多只检测感官、微生物等指标,对于重金属、有机物等更多的指标,往往半年才检测一次。

张书芳,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共卫生研究所所长。他对市场上瓶装饮用水溴酸盐含量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矿泉水的合格率仅50%,矿物质水合格率为66.7%,山泉水为71.4%。

缺乏统一的瓶装水国标

据悉,相关主管部门曾希望通过一个国标囊括市面上能买到的各类主流水种。早于2011年,《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包装饮用水》征求意见稿已在业内下发,希望替代瓶装水国标,并将山泉水、矿物质水等产品纳入“包装水”的定义中一起进行监管。不过,该国标在征求意见后,目前尚无下文。

“这事实上是瓶装饮用水标准滞后,我们应该向国际看齐。”北京市矿泉水委员会常务副会长王绣燕说。

不愿具名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镉是重要的水体污染物,近年云南多地爆发镉污染事件。

浙江大学食品与营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叶兴乾此前在一篇论文中研究认为,国家瓶装水标准对微生物的要求相对较低,甚至低于自来水国标。

北京保护健康协会健康饮用水专业委员会主任赵飞虹说,国际食品法典对瓶装水只有两个标准:矿泉水和其他瓶装水。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刘文君也表示,瓶装水的国标“应该统一”。

例如,上述可口可乐云南公司的矿物质水标准,其产品水源是纯净水,产品的标准制订参照了纯净水国标;而大连半岛山泉饮品厂企业标准显示,他们的矿物质水水源是自来水,并非纯净水,该企业标准中的各项指标,也大多参照瓶装水国标。

本应5年前“自行废止”的浙江地标,被企业使用多年,相关企业和部门是否存在失职甚至违法行为?国内还有多少这类失效地标还在被企业采用?新京报记者就此向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了解,该中心回应称,中心不负责监管工作。

饮用水管理上的标准之乱,已引起了一些部门和专家的关注。

相对瓶装水国标,该企业标准缺少“总α放射性”、“总β放射性”指标;此外,作为瓶装水重要毒理指标的镉,该标准里也没有。在记者获取的另一份标准中,大连半岛山泉饮品厂出台的矿物质水企标中,明确对镉的含量做出了限制,mg/L≤0.005,与瓶装水国标相同。

部分矿物质水用自来水添加制造

在此前的农夫山泉“标准风波”中,农夫山泉所参照的浙江省地方标准,明显不如自来水国标,遭舆论诟病。近日浙江省卫生厅发文称,地标中的安全相关指标不得与国家标准相违背,认为农夫山泉所参照的浙江省地标应“自行废止”。

广东一家饮料生产企业的品控室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大多数饮料企业的生产都是以“不吃坏肚子”为标准,因此对于微生物指标的把控最为严格,而其他诸如重金属、有机污染物等方面的检测,大多数企业都没有检测能力,只能定期向质监部门送检。

律师邱宝昌认为,企业标准作为一个生产的基本指标,并不涉及其生产环节的工艺流程和商业机密,并且已经明确标注在其生产产品包装之上,如果消费者有意愿了解产品资质,法律上,企业有义务向消费者公开生产标准。

赵飞虹说,国家对于作为瓶装水企业的实验室要求很简单,一般只需要配备做检测生物的显微镜,浊度仪等等就可以。只有一些大企业才可能配备比较高级的仪器。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介绍说,对于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的工业产品,各企业可以根据安全、卫生要求制定企业标准,并且企业标准必须高于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

在记者获得的多份企标中,关于检测,大多是类似的情况。不少企业在产品出厂前,只需检测感官标准、微生物指标等少数几项。

山泉水概念迷惑消费者

中国地质科学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学者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目前市场上诸如矿物质水,天然水都存在一定质量隐忧。他认为,矿物质水是人为添加矿化剂,能不能添加,添多少,缺少研究。

这样的标准体系看似覆盖了所有的包装饮用水,但由于分类混乱,相互间还是出现了交叉和空白。

同时,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在标准背后,一个标准的确立,更改,消失更有诸多疑问。标准的背后有着行业巨头、利益集团不同程度的“参与”。

瓶装水标准滞后

看似清澈透明的瓶装水中,有多少不为公众所知的秘密?

“商业机密”背后存质量隐忧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饮用水安全研究所前所长刘文君表示,这样的局面反映出,我国在标准制定、产品监管等方面还有一定的问题。

瓶装水指标数目少于自来水

新京报记者收集了十多份地方标准。发现包装水地标中,“天然泉水”概念正在各地悄然兴起。

重金属等指标半年检测一次

今年3月以来,瓶装饮用水生产企业农夫山泉的“质量门”持续发酵。这场风波的核心,是舆论对地方标准宽松于国家标准的质疑。

在我国,关于包装饮用水,目前已有4份国标,其中一份名为《GB19298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的国标适用范围最广。

目前中国关于饮用水的国标共有5个。除自来水标准外,剩下4个国标均为包装水标准。

5个国标分类混乱

即便这些企业标准都符合国家规定,出厂的产品能否真正合格,也存有疑问。

其中,从产品分类,有“天然矿泉水”国标和“纯净水”国标,剩下所有包装水均被纳入瓶装水国标范围。

中国饮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羽楠曾解释“天然泉水”概念,认为除矿物质含量不需要天然矿泉水那么高外,其他各项和天然矿泉水一致。而目前云南、贵州制定的“山泉水”地标中,毒理指标中重金属和微生物指标高过矿泉水国标。矿泉水国标规定,镉的含量应不超过0.003mg/L,但这两份地标均放宽至0.005mg/L。

指标总数少,汞、甲醛等毒理指标缺失,大肠菌群的指标似乎略高于自来水……这样的瓶装水国标是否低了些?

这意味着,同样是所谓的矿物质水,有的是用纯净水加入食品添加剂制成,有的则是用自来水添加。

连日来,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国内十多位相关领域专家,并收集了饮用水行业国家标准、地方标准、企业标准共几十份卫生标准,进行了一一比对。其背后,呈现出中国瓶装水行业标准乱象。

在微生物上,包括云南、贵州和湖南省瓶装饮用天然泉水地方标准,其大肠菌群总数限制上均为MPN/100ml≤3,而“矿泉水”国标中为MPN/100ml≤0。这些地标不仅不如天然矿泉水,甚至不如自来水。

图片 2

拿着手中的瓶装水,黄越有些迟疑,自己每天喝的瓶装水,能保证是安全健康的吗?他希望有一天,自己不用再研究国标、化学元素等专业问题

企标可靠性存疑

一些地标未及时更新,与国标发生了冲突;而另一些地标中的“新概念”,容易对消费者造成误导。

新京报记者通过其他途径获得一份可口可乐云南公司的矿物质水企业标准,标准由该公司发布,自2010年1月29日起实施,并已在云南省卫生厅备案,备案期从2010年1月至2013年1月。

中国矿泉水联合委员会副会长王绣燕认为,我国目前缺乏一个高效的审核、更新、修改的机制。她建议,有关部门应成立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标准审核委员会,由固定的专家参与,提高修改审批和更新各种饮用水标准上的效率。

对于瓶装水标准不如自来水的质疑,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一位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称,“这很复杂。几句说不清”。

同时,相比自来水国标,可口可乐的这份企业标准也没有汞,铬,氰化物,甲醛等限制指标。而大肠杆菌一项,也比自来水低。

新京报记者查阅标准发现,瓶装水国标的确要求原料用水符合自来水国标的规定,但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诸如农夫山泉之类的“天然水”,已并非使用自来水作为源水。

新京报记者在北京调查市面上公开售卖的瓶装水发现,占据主要市场份额的十多种瓶装水品牌中,有三分之一是执行企业标准。

在公众的认知中,瓶装水应该比自来水更安全。然而,瓶装饮用水的国标中,水质指标仅有20项,相比之下,自来水的标准中水质指标有106项;而一些病菌和微生物指标,也被认为瓶装水的标准宽松于自来水。

事实上,《食品安全法》第26条规定,食品安全标准应当供公众免费查阅。

山泉水地方标准林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所的一位专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指标数目少于自来水,是因为“瓶装水的源水来自于自来水,所以在自来水检测过之后,某些项目上,瓶装水应该不需要进行检测。”

企业拒绝公开企标

然而,今年4月,一则关于农夫山泉的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的报道让他颇为吃惊,从那时起,他开始留意各种瓶装水的具体名称和标准号,却被“天然水”、“山泉水”、“矿物质水”、国标、地标、企标等一大堆概念和名词搞得一头雾水。

截至目前,已有包括云南、贵州、湖南、广东、河北在内的多个省份出台“山泉水”地方标准,有的名为“天然泉水”,有的则名为“天然山泉水”。事实上,国家早已制定了“天然矿泉水”的国标,地方纷纷订立“山泉水”地标,是何原因?

瓶装水的标准到底是怎样的,是否真的比自来水安全?随着农夫山泉“标准风波”的不断发酵,黄越的问题也成为了很多人的疑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农业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瓶装水标准纷乱,一个水N种标准企业或浑水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