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级贫困县开在春天的校车,穿梭在乡间道

2019-07-16 22:00栏目:农业咨询
TAG:

中国农民网和田11月1日讯(通讯员 卢瑛 赵飞 黄登平)“致和田地区道路运输管理局尊敬的各位老师们:你们好,我们是阿亚阿吉格勒村的学生,工作队的领导们为了我们能安心学习,给我们解决了校车,我们很高兴,也很感谢......”,地区道路运输管理局驻墨玉县喀瓦克乡“访惠聚”工作队队员们围坐在一起读着孩子们写的感谢信。 写信的孩子们住在离学校15公里的阿亚阿吉格勒村,常年步行上学。半年前,地区道路运输管理局驻村工作队在了解到一些孩子家离学校较远,上学不便,就为孩子们捐赠了一辆校车,免费接送他们上学。地区运管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祖力甫卡尔·尼加提说:“有了校车,我们的孩子就可以更加安全、快乐地学习成长,家长们也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全问题。” 今年正在上九年级的学生阿不力克木·克尤木就是写信孩子们中的一员。在没有校车以前,他都是自己跑着上学,偶尔,家人也会接送他。现在,校车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喀瓦克乡各个村口的学生上车点,这让阿不力克木·克尤木和他的小伙伴们特别开心。他说:“每天坐校车去上学,让我节省了很多时间用来学习,我现在的成绩越来越好了,和同学们之间的交流也多了,我感觉特别幸福。”他的姐姐努尔曼·克尤木也说:“我们都很高兴,每天看着校车从家门口把弟弟接走,我也很放心。”

“昨天中午刮大风了,赶上孩子放学,工作队的小陈开车去接孩子们,真给我们解决大问题了,天气不好我们骑摩托车接孩子,太危险了,村里的家长们都感谢他!”近日,阔日勒拜村村民周梅霞满怀感激地说。

  一年前那场三轮车坠河事故,改变着当地家长、学生、老师以及官员的生活:校车有了安全规范,学校停下了撤并脚步,泥沙路变成了水泥路,出事的桥建起了护栏;但在因果完小,校车依然可望不可及。校车安全,难在哪里?

  阅读提示

在塔城市阿布都拉阔日勒拜村乡间小路上,今年2月以来奔跑着一辆特殊的校车,只要遇到刮风下雪或是其他极端天气,都会义务送村里学生上学,从不间断。村民称这辆车为“义务校车”。

  12月26日下午4时,衡南县松江镇因果完小,当一大群小学生涌出时,站在校门边的安全员周先东紧张地维持着秩序。不远处,一块写着“高高兴兴上学,平平安安回家”的金属牌上,映着孩子们熙熙攘攘的身影。

  2011年,各地频发的校车安全事故,将农村地区长期存在的公共交通服务缺位暴露在公众视野之内。刚刚过去的两会上,校车安全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引起关注。热议之后,校车安全能否得到彻底解决?如何建立常态化的运营机制?

几年前,阔日勒拜村小学撤并了,村里孩子要到8公里外的乡里的学校上学。有一些高年级的孩子选择住校,可是低龄段的孩子就得每天接送。家长为了送孩子一般需要提前20分钟出发,接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以摩托车为主,有时候邻里之间相互帮忙接送孩子。

  ——2010年12月27日,一辆搭载20名孩子上学的三轮车在东塘村开往因果村的路上坠河,14人遇难,6人受伤。他们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辽宁彰武县早在校车安全倍受关注前就成立了校车运营公司,全县需要乘坐校车的13600名农村学生全部坐上标准校车。

看到这种情况,塔城地区人民医院驻阿不都拉阔日勒拜村工作队队员陈鹏自告奋勇,提供自己的车辆并主动承担起这些孩子的义务“校车驾驶员”。为了保障安全每次出行都由一名家长和他搭档,并不时提醒孩子们,“不要把头伸出窗外。”“坐稳了,不要乱动。”

  一年过去,当地的道路安全条件有所改进,管理也得到加强。只是,这所学校依然没有校车。对当地来说,校车仍是个奢侈品。

  近日,本报记者深入彰武,通过一位校车司机的讲述,还原当地校车运营的变迁。希望这个省级贫困县的做法,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有十余年驾驶经验的他,开车平稳从不不超速,不急刹车,学生坐在车上,家长心里稳稳当当,特别安心。无误点,无抛锚,无事故,“三无”司机陈鹏给家长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如履薄冰。”一个老师在谈到这一年来学生安全问题时,用了这个词。

  5点到16点20分

这辆由塔城地区人民医院“访惠聚”工作队配备“特殊的校车”行走在阔日勒拜村的小路上,成为一群孩子的“守护神”,也搭建起工作队与百姓沟通信任的桥梁。

  文、图/本报记者倪志刚 衡阳报道

  校车司机的一天

  新闻闪回

  3月1日,新学期第一天。

  2010年12月27日8时许,一辆载着20名学生的三轮摩托车冒着大雾从东塘村驶向因果完小,车辆在驶向因果桥时,由于司机操作失误,车子坠入桥下河中。事故共造成14人遇难,6人受伤。

  我5点就起来了,照例检查车辆。妻子烧火做饭,她还要照顾孩子上学。6点半,我们开始发车。10分钟后,到了本屯(塘坊屯)的中心站点。两名学生小组长已将本屯乘车的学生排好了队。

  事故发生后,包括衡南县教育局局长王励在内的6名相关责任人被免职,遇难学生每人获赔18.8万元。

  车停后,照管员——也就是我妻子,开门下车,乘车小组长向她敬了个礼,开始报告今天本屯乘车人数。学生依次上车后,我妻子还要再过一遍人数,看与报告的人数是不是相符。孩子坐定后,我妻子会要求孩子们系好安全带,系不好的,她得帮着系。都忙活完了,妻子发出开车指令。

  今年5月,衡南县法院进行公开宣判,三轮车司机陈宁西以交通肇事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

  走了10多分钟,就到了第二个站点——老堡屯。远远地就看见,两排孩子向我们招手。

  A

  大概又过了10多分钟,我们开到学校大门口时,值班老师已等在那儿了。车停稳后,妻子先下车向值班老师交代乘车人数和一路的乘车状况,等值班老师做完记录,她给车内的一名小组长打个手势,小组长组织孩子们按次序下车,一名小组长押后。孩子们下车后,要排队进学校。

  校园之变 陪孙子的老人与“保姆”老师

  第二班车接的是那力屯与大于家屯的学生。送完这两个班次,已近7点半,我把车停到学校指定的停车位,打扫车内卫生,给车通通风,8点左右就可以休息了。

  东塘村村民王一秀大声喊着孙子王卉(化名),“莫要乱跑!”待王卉走近后,她又紧紧地抓住了孙子的手。

  学校下午3点放学,1点半我们就到了学校,检查检查车,再眯一会儿。3点10分,放学铃声响过5分钟,班主任们带着排好队的学生走出教学楼。我妻子按小组长清点好的人数安排孩子上车、系安全带。车到各屯的站点,她将孩子们交到家长的手里,车就返回学校接第二拨学生。

  在去年“12·27”事故中,当时5岁的王卉幸存,但他的姐姐王云霞遇难。

  大约4点20分,工作全部完成。虽然忙点、累点,但我们觉得挺愉快。

  王一秀说,事故发生后,王卉一度沉默寡言,口齿不清,家里人都担心他患上了“自闭症”。

  (辽宁彰武冯家九年制学校校车司机  孙继军口述  本报记者  任胜利整理)

  3个月后,王卉才消除了语言障碍。医生叮嘱,孩子不能再受大的刺激,否则会丧失语言能力。

  总共买过5辆车

  现在,王卉的任何细微状况,都让王一秀很紧张。她执意每天接送和陪护孙子,“谁照顾都不如自己照顾,现在就剩王卉这一根秧苗子了”。

  我与校车这七年

  王一秀每天6点起床,在为老伴准备好早餐后,她就送王卉去10里外的学校,然后等到下午4点,再带着孙子回家。回家后,她才能扒上几口热饭。

  2005年,我家孩子开始到冯家镇中心小学上学。学校离我家很远,路上还隔着水沟,我挺担心孩子上下学的安全,其他家长也一样。我以前开过四轮车,好鼓捣车,乡亲们就非撺掇我买辆车接送孩子们,我能有些收入,他们也放心。

  考虑到王卉家庭的特殊性,老师们放宽了他到校的时间。不过,这反倒给王卉带来了压力,他害怕迟到,王一秀则担心孙子着急又陷入“自闭”。因此,上学路上,为了加快速度,王一秀都会背王卉一段。

  我拿出多年积蓄,又和乡亲们张罗一些,花了1.6万元在阜新市公交公司买了一辆下线客车,开始接送孩子。孩子们上学不再遭罪了,村里人见到我就说:“三儿啊(我的小名叫孙三儿),你真为咱村屯办了件大好事。”

  王一秀的付出,也有了回报,“现在,在老师们的耐心辅导下,王卉的作业写得很快,也变得开朗了。”王一秀说。

  2006年10月,镇上学校合并,全镇中小学生都要到原冯家镇中学院内上学,离家远的学生多了。我能体会家长们的担忧,也看到了商机。我又花了10万元,买了一辆齐鲁牌客车。可车内座位有限,好多孩子眼巴巴地上不来。我也挺闹心的。

  在去年的事故中,二年级学生谭世杰也不幸遇难。今年,谭世杰的父母获得了一个再生指标。前不久,这个失去独子的家庭,迎来了一个新生命。而另一个二年级学生谭薇遇难后,她的父母领养了一个男孩。

  2008年9月,我狠了狠心,又借了些钱,买了一辆二手客车,也欠下一屁股债,妻子三天两头就絮叨。妻子的埋怨我理解,乡里乡亲的也没收孩子们多少钱,有时加油、修车还得搭上点儿。但我还是决定,不管挣不挣钱,都要朝着这条路走下去。就这样,我的两辆车每天往返两三趟,接送附近村屯的孩子。

  生活还在继续,家长们努力抚平内心的伤痛,而学校的老师们,也在逐渐适应角色的转变。

  每天开车拉孩子上路,是我最高兴的时候。但一到校门口,我的心就凉了。校门口一片混乱,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三轮车、破旧面包车,再加上步行接送孩子的家长……学校只是隔三差五地理顺一次,上边没有个部门管理。

  2011年春季开学,因果完小的生源一度锐减,开学好几天了,前来报到的学生还没几个。

  就在我纳闷儿怎么就没人管时,2010年,县里成立了“彰武县校车公司”。不久,公司召集所有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大小车辆司机开会,鼓励有意愿、有条件的司机统一购买专营校车。我高高兴兴地买了一辆少林牌52座校运专用校车。2月17日,我又买了一辆新的少林牌48座学生专用校车。

  学校组织老师挨家挨户走访,向家长保证孩子的安全,并立下责任书。即使是这样,一些家长还是把孩子送到县城读书,并开始租房陪读。

  (辽宁彰武冯家九年制学校校车司机 孙继军口述  本报记者  任胜利整理) 

  对因果完小校长陈新来说,事故发生后这一年,除了学校各项工作之外,他还要帮助孩子们忘记那段记忆。但他自己总是忘不了,“脑海总会闪现那些落水的孩子。”

  23所农村九年制学校、13600余名学生全部坐上标准校车

  现在,因果完小的校门口树立起一块亮闪闪的金属牌,上面写着“高高兴兴上学,平平安安回家”。

  制度支撑安全校车

  “以前只是老师,现在还变成了保姆。”因果完小安全员周先东说,现在他每天上学、放学时都特别紧张,总担心出问题。这名在学校待了30多年的老师,头一回感到压力是如此之大。

  本报记者  任胜利

  感到压力大的还有松江镇中心幼儿园老师邹悄,事故在这个毕业不久的女孩心里造成激荡。如今,她的一个工作重心,是接送孩子。

  “以前,接送孩子上下学的车又多又杂,司机违规普遍存在。调研时,一个小孩的父亲跟我说:‘面包车塞得满满的,孩子在车里跟挤豆包似的,我整天提心吊胆呀!’我听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彰武县副县长宁良梅说。

  她早上6点半起床,7点10分跟着园车去接孩子:第一趟,是离学校最远的龙泉和荷丰两个村,第二趟去阳波村,第三趟去兴复村,第四趟是去盐井村。四趟跑完已经8点40分。下午3点半则开始送孩子,4点40分左右结束。

  虽然是省级重点贫困县,但彰武通过“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公司经营”模式,使全县23所农村九年制学校需乘坐校车的13600余名学生全部坐上标准校车。“我们靠市场运作的方式,由车主投资,解决了车辆购置难题。成立校车管理公司,统一经营管理。现在看,这种模式是成功的,家长满意,车主也能获得相应收入。”县教育局长马银华说。“保障校车安全的,是一系列严整、规范的制度,政府通过设定标准进行监管。”

  邹悄说,家长对孩子的回家时间非常敏感,如果迟了,她要耐心同每一位等候的家长反复解释。

  “县里成立了县长为组长、分管副县长为副组长的校车管理领导小组,下设管理委员会和监督清查委员会,分别负责校车咨询及校车公司监管和非校车车辆的清理、查处和打击工作。”宁良梅介绍说,彰武出台了《校车管理暂行规定》《农村中小学学生校车管理工作实施意见》《中小学生安全乘车管理细则》《中小学生乘车“实名制”管理暂行办法》等,使校车运行的每个环节都有章可循。

  道路之变 多了安全标识和防护石墩

  “校车管理老正规了,统一登记建档,统一规划线路,统一收费,司机统一招聘……我这车接多少孩子、走哪条线、停几站、几点接,规定都很具体,做不了手脚。”武峰镇大有亨村车主邰立成说。

  日前,温家宝总理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强调,撤并教学点要十分慎重,应充分考虑学生上学方便和交通安全。

  彰武县校车公司经理王琦说:“公司制定了驾驶员三检、车辆维修检查等制度。我们还建了一个无线中央监控集成系统,每辆车都装了视频监视器,只要一启动,监视器就会将车内情况实时传回公司控制台。发现问题,可及时采取措施;问题严重的,通知交警。”

  事实上,“12·27”事故发生的一个诱因,就是村小学的大量撤并。

  武峰镇九年制学校校车管理办公室主任程继东介绍说:“我们学校现有1084名学生需要乘坐校车,每天早晚都会安排10名教师在大门口接送孩子,无论什么天气,从没间断过。”

  ——撤并之后,许多孩子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村子,前往更为集中的教学点,事故就是在上学路上发生的。

  县政府给乘校车的405名家庭贫困学生,每人每年300元的专项补助。但是,“光搁钱砸还不行,因为校车问题涉及方方面面,需要在全社会培育一种文明风尚。我们经常在广播、电视里插播校车安全提示语,遇有雨雪天气,也会及时提醒。” 宁良梅说。

  在以前,包括东塘村在内,许多村子都有自己的小学。王卉的父母一辈,并不用每天往返20里路上学。

  武峰镇大有亨村学生家长齐艳玲告诉记者:“我们经常能看到《致家长的一封信》啥的,提醒家长让孩子乘坐标准校车,对非法车辆坚决抵制和举报。”

  松江镇中心学校校长陈少华介绍,1997至2001年是学生数量的高峰期。松江镇38个村,有42个学校,每个村都有村小学。随着城镇化、外出务工,大量人口外迁,一些孩子跟随父母外出就读,这造成许多村小学生源不足,办学条件落后。

  “就得想着那车里坐的是咱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家长心、责任心,校车安全问题就不难解决。”彰武县县长刘玉学说。

  此后,教育主管部门开始对乡村学校重新布局,集中办学。松江镇中心学校综治办主任秦东升说:“2001年起,根据省里有关部门下发的84号文件《关于进一步搞好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工作实施意见》,松江镇整合教育资源,调整范围包括镇内许多办学条件差、办学规模小、生源短缺、师生比例严重失调的完小及所有初级小学和教学点。最后要撤销所有的初级小学,并入完小。”

分享到:

  “以因果完小为例,就有荷丰、东塘、勤学、龙泉、因果、中顶6个行政村的学生就读。以前这些村都有自己的小学。”陈少华说,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12·27”事故发生后,撤并的脚步停了下来。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不过,因果完小一位语文老师表示,“现在大部分(村小)已经撤并完了。”

  衡阳市教育局综治办主任王道生认为,撤并学校确实带来了安全隐患,“(学生上学)一般都是六七里路。因果完小是6个村的学生,最远的有六七公里。”

  现在,在S214线松江镇路段的两旁,每隔数十或者数百米,可以看到明显的交通标识。一些学校附近,也树立了“减速慢行”、“拐弯”标识,一些坡段还修建了防护石墩。

  “以前都没有这些标识。”路边的居民说,这是事故发生后最大的变化。

  在通往因果完小的几个村子,泥沙路已经变成水泥路。去年发生事故的桥梁,筑起了1米高的护栏,上面刷着黄白相间的警示条纹。

  显然,事故发生后,当地改进了道路安全条件。不过,接送孩子依然是一个难题。

  近年来,农用车辆、三轮车等一直是村里孩子的主要代步工具。事故发生后,当地进行了一次整顿和安全隐患排查。

  “检查结果触目惊心。”衡阳市委副秘书长吕正平称,“不具备校车资格人员、校车超载……有很多校车居然是过期报废的车。”

  为了学生安全上路,三轮车、农用车以及其他不合格车辆不再被允许接送学生,用摩托车接送孩子的家长也受到学校和交警的劝告。

  “在整治时,一些家长骂人,说没车坐怎么办?”吕正平说,孩子每天怎么上学,确实是个现实问题。

  目前,大多数孩子靠步行往返学校。他们多是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照看和接送。每天往返10多里,这些老人吃不消。王一秀说,天气好还行,如果遇上下雨天、大热天和大冷天,就很难受。

  C

  校车之变

  校车还是一个奢侈品

  不合格车辆不敢也不能坐了,专门和安全的校车,就成了事故发生后孩子和家长们的共同期盼。

  不过,现在在松江镇放学的路上,依然很少见到校车。偶尔见到一辆,也是幼儿园的园车。

  松江镇中心幼儿园园长李玉莲称,2005年幼儿园成立时,为吸引生源,就决定用校车接送,又挑选了黄忠义、刘建军两位经验丰富、没有事故记录的司机。

  她说,去年事故发生后,她又劝说两位司机自己买了新车,现在,每逢雨天和雾天,她会提前给司机发短信,叮嘱要开慢车。

  而对发生事故的因果完小来说,校车依然还没有踪影。

  陈新说,事故发生后,河南一家汽车厂曾致电学校,表示愿意捐赠一台校车,但校方领导和相关部门多次商量,始终拿不定主意,最后不了了之,“主要是担心校车的安全问题,怕了。”

  陈少华说,目前全镇有8所完全小学、5所点校(只有一、二年级)、2所中学,公办幼儿园和民办幼儿园各1所。全镇有学生3900多人,其中需要用车接送上下学的有2500多人,最远上学距离是10多里。“但全镇目前只有6台校车,均为8—9座的微型车。”

  在当地很多人看来,校车是经济条件较好的地域所专有,对于他们而言,校车还是一个奢侈品。

  吕正平说,关于校车问题,学校有能力投入的继续投入,同时鼓励社会力量投资这一领域。“现在衡阳市政府也在探讨财政补贴的问题,相信会有个明确的东西出来。”不过,在短时间内,乡村学校没有校车的现状难以改变。

  王道生算了一笔账:如果全部配备校车,衡南县要700台车,就要700个司机;衡阳县人口少一点,也至少要500台,也意味着要500位司机。“这一下子怎么办得到?”

  “加上村道一般只有3.5米宽,即使有了校车,在这样的路上行驶也不安全。”王道生说,“目前只有加强管理。”

  “事故之后,衡阳对超载、超速的车辆管得很严,交警总是跟着我们。”黄忠义说,“管理也是好事,没人管会放纵自己。”

  甘肃校车事故发生后第二天,衡阳即组织多个部门召开校车整顿会议。

  吕正平说,校车准入原由教育部门负责,现在放到了交警部门,这样一来,车辆和司机有任何问题,交警都可以监控。“我们也在学校建立台账制,每个学校由一名副校长专门监管校车安全;与安监和交警部门也会联网。”衡阳市今年出台了一个校车安全规范,责任分解到交警、教育、交通等多个部门。

  王道生称,他们准备在已有校车上安装监控系统,“家长可以直接在网上查,自己的孩子在校车上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超载,是不是有其他违反交通规则的情况。”

  让吕正平感到欣慰的是,这一年里,衡阳没有发生过校车安全事故。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农业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辽宁省级贫困县开在春天的校车,穿梭在乡间道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