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汉全席,实力写手选拔赛

2019-09-07 12:53栏目:农业咨询
TAG:

图片 1

日子逐渐有了起色,王开兵买了一辆四轮拖拉机,接着拖拉机变成了翻斗车,他开始跑运输,拉菜、拉鱼。随后,他又做起了活鱼批发的生意。积累了资金,王开兵开了鱼塘养鱼,生意越做越红火。他又把镇上两个村的富余劳动力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专为别人捞鱼的拉网队,队员每人每年有几千元的收入。

“家里的两个大棚都种上了哈密瓜,瓜苗是从县农技推广中心买的。”2月25日,看着家中温室大棚里长势良好的哈密瓜,鄯善县达朗坎乡乔亚村农民王开富脸上绽放着笑容。


  王开是小城一带有名的房地产老板,四十多岁,正是事业中天的黄金年龄,可去北京走了几天回来后啥都不干了,一头钻进电脑里开始了写作。
  王开年轻时候就有过写作的爱好,写些小诗歌或者小散文,特别擅长的还是小说。可是,由于生活的窘迫不得不放弃自己这个爱好。最近一段时间不是乡下跑就是敲键盘。妻子忍不住要唠叨,他根本不在乎。总说一句妻子听不懂的话:我要用一双安静的眼,去发现生活中的美!
  一大早,天气阴沉沉的,屋子里很闷,王开推开窗户让风吹进来。他坐在电脑旁开始敲击键盘。每每看着他坐在电脑旁,妻子就瞪起了白眼,说什么日子好不容易过好了,又开始无聊了。瞪白眼唠叨还是好的,有时候他正来了灵感妻子就突然断电,害得他没有及时保存的文字毁于一旦。妻子这种举动令他特别恼火,可当他触到妻子那双委屈的眼睛时,火气消了大半,对着开启的电脑又喃喃自语:“世界上快乐的事很多,但最令我快乐的莫过于写作。”妻子听了他这些令人反胃的话,顿感舌尖发麻,浑身抽搐,一只手颤抖地指着他的后背:“还说你写作的事,那是最倒霉的事,你以前写作过得啥日子——初一没初一,十五没十五,人家吃肉你吃菜。那日子你忘了?好好的老板不干了,还敢再次瞎折腾?你已经是孩子父亲了,为了孩子也不能再搞那破文学了。”妻子的话他置之不理,脑子里都是小说里的人物,好像等不及他的到来,等不及为他们开创一条生存之路。这时,他的手指娴熟地敲击起来。那“叭叭叭”的声音如同瓷器对瓷器狠劲摩擦出的声音,让人心里有种痒不是痒疼不是疼的诡异的感觉。妻子再次关了电源。他扭头看着妻子:“你,你想干啥?”他挥动双手,声音沙哑。妻子眼眶里顿时一片汪洋,她还真想不明白丈夫为什么会再次拿起文学。她认为丈夫当年写作因无果告终,写作这种爱好对农村人来说就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对于只有高中文凭的王开来说,想当作家简直是痴人说梦。他应该有以前的深刻教训,应该珍惜眼前的生活。如果不是当年放弃写作经商,怎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你整天趴在电脑前,日子不过了?你到底怎想的?”
  “缺你钱花了,还是缺你住的地儿了?”
  “你再不工作就坐吃山空了。我讨厌你上电脑,你坐着不动我有心理疾患,你知道吗?”
  妻子拍打自己的胸脯。夫妻二人面对面僵持着,王开的脸色慢慢凝固了,凝固成一片铁青。妻子仍然怒气冲冲,像一只好斗的母鸡。他们都突然认识到此时此刻是他们夫妻生活多年的一个重要时刻,他们恩爱的跑道在今天突然发生交通事故了,他们像刹不住的火车向对方撞去。
  “李花,我这个人就这样了,让我放弃文学等于要了我的命,文学是我生命中的爱好,你最好别阻拦我。”
  他叫出了妻子的名字,眼睛里很是浑浊,眼球上的血丝就像一张蜘蛛网,而显示出一种坚定,一种执固的毅力。
  半晌,妻子冷冷地,让王开意想不到的一句:“你执迷不悟,我们离婚吧!”
  “离婚?”
  “对,离婚,离婚后你可以安静地去发现生活的美去吧!”
  面对妻子的冷漠和讥讽:“离婚孩子怎么办?”
  “当然我要抚养权。”妻子的话很决绝,没有一点商量余地。让王开不禁松了松领带。
  当年,李花和王开是高中同学,王开是乡下小伙子,李花是城里姑娘。王开学习好,人也长得特别帅气。不足之处就是身材有点矮,五官长得浓眉大眼,口方鼻阔,无可挑剔的美男子。加之文学方面很有天赋,诗歌、散文、小说,样样拿得出手。连老师都夸奖他将来有条件定是作家的苗子。许多漂亮女同学投以羡慕的目光,可他不敢接纳那些暧昧的目光,感觉自己条件太差,不般配。而他偏偏喜欢了相貌平平的李花,轮到李花值日他就帮李花干活,这让李花很感动。每个周末王开再回校后,李花总会给他带些听到从未见到的东西,或者根本不知道的东西。比如巧克力,王开从书中学到巧克力三个字,但没有吃过。农村是没有的,只有大城市才有。王开从李花哪儿吃到了,才明白巧克力还有白色和黑色的,味道也不尽相同。好吃吗?李花看着王开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要问一声。好吃!王开傻傻地笑着。王开觉得他们反串了角色,应该男同学给女同学买东西吃,哪有女同学买给男同学的,不过,男女平等嘛。这是李花说的。有一段时间,王开借来了一部照相机,带着李花在河边、树林、山坡,拍了好多照片。王开把这些照片在照相馆洗出来交给李花,李花才发现自己在河边、树林、山坡、草丛、在蓝天下有那么可爱的笑容,有那么漂亮的身影,只不过就是有点皮肤黑,笑起来有点傻傻的神情。
  在李花的心里,王开就是白马王子,虽然个子有点矮,但眉眼周正帅气,典型的美男子。倒觉得自己长得不怎么吸引眼球,不敢开口示爱。在频繁的接触中,她发现王开也喜欢了她,大胆地拉住王开的手:王开,你真的喜欢我?王开笑容满面望着他:爱情能开玩笑吗?我真的爱你!李花常常接济王开,二人的关系日渐升温。高中毕业后,二人没考上大学,王开自学参加社会成人考试,考入工商部门。二人很快步入婚姻的殿堂。
  婚后,王开租房住在了县城。工作分配在工商局,可他不去好好上班,整天闷头写作,写出的东西投入杂志社犹如泥牛入海。可他从来不气馁,继续写。生活过得很清苦。李花一个人上班回来看到他还是爬格子,忍不住啰嗦他几句,说浅了不理,说深了憋出一句:你嫁的就是这么个男人,怎么,现在后悔了?李华粗脖子红脸吵起来:我嫁啥样的男人起码要养家糊口,谁像你整天写些破东西能过日子?妻子的话让他不得不思考,有文学头脑的人思考问题就是不一般,他一下子思考在房地产开发方面。可干啥都得要钱,房地产开发投资更深,哪里来钱呢?他怂恿妻子向老丈人借钱,妻子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他利用借来的钱收购一两块空地皮,再二手转让,就这样滚雪球似地手头宽裕了,一下子瞄准势头进入房地产开发商行列。恰好前几年房地产生意真是香饽饽,怎么做怎么赚。转眼间,从出租房搬进了单元楼。一个穷酸小作者摇身变成了挺胸叠肚戴着金链子的大老板。虽然个子矮一点,但气度和精神足以让所有人佩服,更让王花抬爱。
  进入商场,应酬多得让他无法逃避,常常饭局喝酒,喝到呕吐不止,有时候常闹肠胃炎,左脚也疼得要命……想到此,他下意识地走了几步。他走到窗口,仰头望向窗外,中午时分的云头变得淡一点,薄一点,似乎想拼凑出一丝散漫的亮光。可他们没有能力凝聚成真正的阳光,还是灰淡淡的。当他转头时,看到妻子正在给儿子边讲故事边做饭。儿子摇晃着脑袋,口里念叨着听不懂的语言,看那咧嘴笑的表情是很开心。食物散发出的香喷喷的味道和儿子的傻笑,这是王开感受到最为真实的也是最为珍贵的生活状态。
  王开一直看着妻子给儿子喂饭换衣服,收拾好家后带着儿子出了门。他一头扑在床上……
  李花踏出小区门口,黑压压的一片云逼过来,紧接着树枝被风吹得声音就像耗夹子夹住尾巴的黄鼠狼,发出吱吱扭扭的怪叫声。大雨毫不留情地飘过来,眼睛也睁不开,刹那淋成了落汤鸡,她抱起儿子转身进了楼道。推门进来,看见王开四仰八叉躺在卧室床上,她本想让丈夫开车送儿子上学,看一眼丈夫的模样感觉张口也是白搭。可她站在丈夫身边许久,她心中的滋味无法用浅薄的语言来表达。眼睛泪蒙蒙的看了丈夫许久,渴望挽留什么,渴望改变什么,好久,好久,躺着的王开如同一具僵尸,她狠劲一跺脚:离!
  离婚不是说离就能马上离,需要半年调解期。王开决定自己搬出去住,楼房小车给妻子留下,妻子可以自己考驾照学开车,以便接送孩子上学。他从家中搬走的唯一就是电脑。
  “老王,能不写小说好好过我们的日子,只要你放弃写作我们就不用离婚,你放弃好吗?”李花看着怀里抱着电脑准备离开的王开说。
  “你只要不嫌弃我写作我们就不用离婚,要我放弃,我办不到。”
  “我是嫌弃你写作吗?我是担心你赚不来钱我们怎么过日子?你写作每年能赚十万八万我高兴还来不及,哪儿敢嫌弃你。问题是你写作养不家口的,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我们毕竟是真心相爱过。”从王花激动的表情看,她是不愿意离婚的,可她无能为力说服丈夫。丈夫坚持写作好像是下了恒心的,无法动摇的恒心。扭过头的时候,她的脸上似乎有一种从未有的失望和落寞。
  “好好带好孩子,照顾好自己,要专门去学学开车,考取驾照。”王开留下几句话,背几件换洗衣服抱着电脑,离开了自己辛苦换来的楼房。
  望着王开的背影渐渐消失,李花一屁股坐在地上,她伸出一只手对着那有点弓起的背影想喊一声,然而,喉咙好像堵上了石子,怎么都喊不出。
  
  二
  王开背了几件衣服,抱着电脑走出小区。瓢泼大雨下累了,休息去了。风依然刮个不停,只是没有中午那么肆虐,天空的云头有的像神马奔跑,有的像蛇头卷曲起东张西望,太阳还是被挤兑得无法发挥应有的能量。王开拦住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在大街上奔跑。司机几次问他要去哪里?他呆滞的目光望向窗外,眼前隐隐约约出现淡黄的阳光,那些忙忙碌碌的行人以及一幢幢高楼大厦,这些都在他眼底不存在,而又深深地眷恋。
  司机再次追问要到哪里?他才反问司机现在到了哪里?司机说现在到了南河水桥地带。他大声说:“停车。”他付费下车,仰起头打量这段地方,三面环水,真是一个好地方,原来是一处避暑山庄。
  王开租了一间二十平米大的屋子,第一件事就是连接好电脑电源,再把衣服叠在床头。他打开窗户,站在潮湿的窗台前,目光对着妻儿住的方向望去:花,你现在干啥呢?一缕风吹过他的面颊,吹得他额头向后旋转的大波浪式头发七零八落。他像根木桩傻立在窗口。他想到一首诗这样写道:彼时满园花香百鸟鸣;此时冷风吹进破庙门。唉!不想了,他摸了一把额头,感到周身闷热,转身脱下西服,将刚刚叠好的衬衫换上。他发现一根长长的头发优雅地粘在他的衬衫领口,他细心地慢慢地要将那根长发揪下来,好像粘上他的领口上不愿意离开。他用舌尖轻轻吻了吻,那紫馨香的味道让他感触很深,他确定自己倾尽所有爱着自己的妻子。他闭上双目,回想他们的初恋,就像及其黏稠的麦芽糖,甜甜地黏在一起。婚后的生活也一直和和美美,而妻子就是容不下他舞文弄墨。他能理解妻子的苦心,然而,自己的苦衷谁能理解。离开家的几个时辰后,他仿佛被世界遗弃的可怜虫,忍受着人世间的孤独。他拿出手机,死劲盯着,他想拔一个电话过去,告诉妻子他不愿意离开她们母子,眼眶的泪水遮住颤抖的手指:算了,他还是对着远方吼了一声:李花——我爱你!泪水伴着近乎刮骨的思念!他作诗一首:离别
  
  孤影破衣客他乡
  满心烟雨,朦胧眼前景。
  人道四十日中天,岂料斜月断骄阳
  似锦前程乱方寸
  一念牵挂,有苦无处诉
  此生敬文似亲情,何处觅知音。
  
  这一夜,王开彻夜难眠,长叹一声,啊,人生!止不住泪水流了下来。他是在哀叹人生多么善变,想不到命运之神对他露出狞狰的面孔。他的梦想就是当一名作家,他要书写美的东西,弘扬正能量。生活中,人的乐趣不一,他独自爱好文学已经习以为常,即使生命进入倒计时,也无法挫败他远大的志向。尽管生活中美的东西稀缺,哪怕上天入地他也要去寻觅。
  第二天,王开还是起了个大早,他走出山庄大门。九月的清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凉嗖嗖的。往远处望去,薄雾笼罩着大地,像层白纱,隐隐约约,只看见几棵光秃秃的树枝上开着洁白花蕾。走近看,原来是树枝上结满了洁白晶莹的霜花,漂亮极了。山庄的早晨就在这阳光下开始了,太阳慢慢升到山顶,投射下暖暖的光,晨霜化成了晶莹的露珠,落叶还在飘落,偶尔堤岸上出现可爱的小松鼠,调皮地探出小脑袋看着晨练的人们。空中打转转的落叶飘下,吓得它翘起拖把式的尾巴一溜烟躲了起来。野鸭还在湖中忙碌着谈情说爱,山庄的早晨真美丽。
  “王总!”
  “是小郭啊,你也来这里散步?”王开迎面遇上了好朋友小郭。
  小郭看了一眼王开,看到王开脸上有一种落寞的表情,这种表情让他的脸色暗淡、死灰、失落,找不到以前洒脱的影子。他理解他和老婆闹离婚嘛,心情能好?小郭找到了王开情绪低落的原因,想说什么,又怕说错。他本来找他谈工作上的事,去他的居住地才听他妻子李花说为了写作的事和她分居,闹离婚。小郭又找到这儿,正好遇上了他。小郭本来想说:王总,好好的工作也不干了,自己一个人躲这儿,还闹上了离婚,你有毛病吗?但不能直截了当这么说,尽量说的委婉点。“王总,我可没你那清闲功夫,忙得焦头烂额。”
  二人边走边谈。王开听出小郭的言外之意,但他十分自如地笑了笑:“小郭,忙点好啊,忙点日子充实,嘿嘿!”

大过年的,家家都会做出丰盛的饭菜。1月31日,大年初四,临沂市平邑县王开余在家里也为登门拜年的亲友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菜”,鸡鱼肉蛋、点心海鲜,细数起来共60多道“菜”。不过这桌菜可只能看不能吃,因为这可都是真真正正的“硬菜”,是王开余用20多年的时间,从山上捡回来的石头凑齐的这桌“满汉全席”。

王开兵是滨湖村人这是一个贫困村,但王开兵有志气在2015年就已经年入两百万了,真正的富起来。成功不容易他吃了不少苦,这贫困的家乡一直牵动他的心,村里老人一句:“再富一天也是吃三顿饭,人啊还要有其他的追求。”,他回村开始带着村民干起来。

今年春天,当地像周兵团一样挣大钱的农民非常普遍。鄯善县农技推广中心主任谭建川说,今年鄯善县农技推广部门通过种苗补贴供应大力推进“一村一品”规模种植,形成了茄子区、哈密瓜区、火焰无核早熟葡萄区、辣椒区、西红柿区等若干个设施农业专业区。

图片 2
建设农村

“发展设施农业一定要瞄准高效益,让农民看到实实在在的效益,只有这样才能突出设施农业的优越性,才能赢得农民的支持与拥护。”鄯善县委书记赵文泉在谈到设施农业发展时如此表述。在充满希望的春天里,鄯善县正在前两年大力发展设施农业的基础上,积极引导农民在温室大棚早春茬作物种植中进行规模种植,加大种植结构调整力度,在温室大棚中播撒下致富的种子。

1971年出生的王开兵是土生土长的滨湖村人,父亲常年卧病在床,两个弟弟上学,作为长子的他与母亲一起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初中毕业后,他开始打工养家,清洁工、锅炉工、工地小工……不怕累不怕苦。

今年春天是王开富第二次种植温室大棚哈密瓜,去年一座温室大棚种植两茬哈密瓜收入3.5万多元,尝到甜头的王开富今年又新租了一座温室大棚种植哈密瓜。

现在王学兵的工资远远比不上原先的收入,但他说:“村庄越变越美,我觉得很有意义。现在最大的愿望希望能把村里的旅游搞起来,让更多村民在家门口创业就业,增加收入。

“开始有些想不通,现在看来还是种茄子好,要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种叶菜那可就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效益了。”2月24日,正在温室大棚内忙着给盛开的茄子花对花的鄯善县吐峪沟乡潘碱坎儿孜村农民周兵团一脸的高兴。目前,周兵团家种植的3座温室大棚茄子到了盛产期,一周就可以收获1000多公斤茄子。周兵团家所在的鄯善县洋海湾设施农业园第一片区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设施农业茄子种植区,近日鄯善县吐峪沟乡的干部帮助周兵团等茄子种植户联系了收购客商,收购价格为3.5元/公斤,当地温室大棚茄子种植户心里乐开了花。

滨湖村紧挨昌吉市驾考中心和车辆检测中心,人流量较大,交通便利,仔细思量后,王开兵决定发展农家乐。他很快把自家的院子改造成了农家乐和民宿,生意做起来了,乡亲们也纷纷取经效仿。

王开富所在的达朗坎乡是鄯善县确定的设施农业哈密瓜、葡萄特色瓜果种植区,当地的温室大棚以种植哈密瓜、葡萄为主。今年,为了让每座温室大棚种出更高的效益,最大限度地突出设施农业相对于传统农业的优越性,鄯善县在温室大棚春提早茬作物中,以瓜菜苗补贴政策为杠杆,积极引导农民种植高效益的果菜,大力推进设施农业“一村一品”模式布局。

滨湖村美了,村委会主任王开兵发自内心地高兴。

王开兵开着自己的车奔波在建设工地上,开挖道路,修建下水道,车到不了的地方就骑摩托车,摩托车到不了的地方就用双脚。一年的时间,鞋子磨烂了5双。

村民一直希望王开兵回村带着大伙儿一起干,村里潘会元老人的一句话打动了他:“再富一天也是吃三顿饭,人啊还要有其他的追求。”2015年,王开兵回来了。

“昔日破旧脏乱差,今朝面貌美如画。村容整洁村风正,优美环境人人夸……”3月6日,在昌吉市滨湖镇滨湖村的文化大院,新疆曲子传承人吴生禄正在演唱新疆曲子,述说村里的变化。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从项目申请到开工建设本就不易,而四处开建造成的不便,又引起村民的不满。

2005年,王开兵买回了第一台挖掘机,生意扩展到乌鲁木齐、克拉玛依等地,到2015年,他的年收入已近200万元,在乌鲁木齐安了家。

2016年9月,王开兵以高票数当选该村村委会主任。他和村“两委”成员商定,发展当地旅游,首先要建设美丽乡村。

滨湖村美了,民风好了,下一步就是让村民富起来。王开兵在滨湖村打造了美食一条街,很多村民不愿尝试,他就挨家挨户做工作,村民杨金芳在王开兵的建议下开了一家抓饭馆,现在生意很好,带动了不少村民。

基础设施完善了,卫生环境要靠大家,村民自发组建起“六人督察队”,成员有老党员、老军人等。督察队成员赵万明是一名老军人:“王主任放弃自己的生意回来帮我们,我们有责任让村庄更干净、更美丽。”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农业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满汉全席,实力写手选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