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核桃撑起扶贫大产业,临城县郝庄镇小核桃成

2019-07-16 17:16栏目:林业咨询
TAG:

薄皮核桃林一眼望不到头,树下柴鸡、白鹅悠闲觅食,核桃林旁的人工湖内锦鳞闪闪……盛夏时节,全国薄皮核桃标准化示范区——河北省临城县绿岭核桃种植基地里,一派怡人的田园风光。
可谁能想到,就在十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乱石堆积、杂草丛生的荒岗野岭。是绿岭公司的创始人高胜福带领一群拓荒者发扬愚公精神,书写了这一现实神话。如今的绿岭公司已经成为拥有优质薄皮核桃苗圃1600亩,标准化生产示范基地1.5万亩,合作基地20万亩,同时建成全国唯一核桃全产业链产品深加工项目的龙头企业。临城百姓送给高胜福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核桃哥。
荒山创业 造福桑梓
十几年前,当我们挖沟填土,栽下第一批核桃幼苗的时候,从未想过这是一个产业的开端,也未曾想到创业的道路如此艰辛。回想过去,那火热的创业岁月浮现在高胜福的眼前。
1999年初,高胜福放弃在机关的工作,回到临城老家集资300多万元,合伙承包了鸭鸽营乡的3500亩荒山岗。那个地方叫狐子沟,一无土二无水,地质学上称这种地貌为洪水冲积多砾石岗地,地表无森林涵蓄,下场雨就都顺着狐子沟流走了。在这种条件下植树造林,困难可想而知。绿岭拓荒者没有被眼前的困难吓倒,他们组织专家实测了20多个土壤剖面,最终确定种植薄皮核桃。
一场战胜自然的战役在狐子沟打响了:一是寻找水源,二是开沟换土改善土质。为方便工作、节省时间,高胜福同工人们一起在工地搭起简易窝棚住了下来。白天,勘探打井,抬石头、挖胶泥、运泥土;晚上,不顾疲惫,坐在工地的石头上学习核桃种植管理知识,一干就是大半年。在连续打了十多眼井都失败后,他们终于成功打出1眼有水的井,并挖掘运输土石方500万立方米。如果把这些土石方堆成宽1米、高1米的大坝,长度可达2000多公里,相当于北京到乌鲁木齐的距离。紧接着,他们又将挖土留下的大坑建成可容纳20万立方米水的人工水库,用挖出的砂石修建4个拦水大坝,截留雨水和引来上游水,为核桃树的生长提供了保障。
临城的夏季温度可达39℃,冬季可达-20℃。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长期居住在山坡上的简易窝棚中,无疑需要过人毅力。高总与我们一样,在这里一住4年。当时有些一起创业的人由于条件艰苦,都选择了退出。当年与高胜福一起创业的绿岭公司的技术人员靳春秋说,我们当时只有二十五、六岁,一天忙下来,都感觉吃不消。当时40多岁的高总是来自机关的干部,艰苦的工作搞得他又黑又瘦,手上总是布满一些横七竖八的血痕,可他却以非常乐观自信的精神感染着我们年轻人,于是我们都选择了坚持。
有志者事竟成。突破艰难险阻,高胜福从美国引进17个核桃品种,从山东、新疆、河南等地引进13个品种,在试种的基础上,选择了具有良好苗头的品种,研究其优化栽培技术。经过5年多的选育和研究,终于选育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薄皮核桃新品种——绿岭。
此后,绿岭又成立了100多人的技术团队,在果树管理标准化、果树灌溉节水化、果树施肥有机化等方面充分利用先进技术,不断进行创新,形成了林间种草、草中养鸡、鸡粪入沼气池、沼渣还田的树、草、牧、沼四位一体的立体循环种养模式。
2010年,大获成功的绿岭投资3.2亿元建设了核桃深加工企业——绿岭庄园。核桃全身都是宝,核桃壳可以做活性炭,核桃仁可以做核桃露,提炼完核桃油还能做核桃粉。在公司展厅里,高胜福指着展架上的各种核桃产品说,目前,公司研发的核桃深加工产品有核桃乳、核桃油等6大类20多个产品。
今年5月,绿岭投资建设的世外桃源生态旅游园区开园。整个园区占地1.5万余亩,以薄皮核桃、生态观光为主题,设有绿色农业开发区、采摘区、无公害畜禽饲养区、休闲垂钓区、观光旅游区、游客膳食区6个主要旅游区域,推动绿岭实现了一、二、三产协同经营,综合效益得到了有效提升。
农业产业是造福桑梓的产业,由于绿岭公司的崛起,临城的生态环境有了明显改变,还带动了全县劳动力转移和财政税收的增加。目前,绿岭有500多名正式员工,每年季节性雇佣周边群众约10万人次到企业打工,且多为50岁至70岁的农民。
心系乡邻 送富上门
2015年初,临城县槐树庄村村民赵振龙盘点去年的收获后欣喜地发现,全家去年收入超过10多万元。在这些收入中,仅出售薄皮核桃就达到9万元,赵振龙感慨地说,没有绿岭公司帮助,俺家哪有今天的富裕生活。
绿岭公司种植环节负责人刘丽英介绍说,赵振龙家原来种有大片笨核桃,收入甚微。他得知绿岭公司正在以‘公司 农户’模式带领百姓致富时,找上门来要求帮扶。董事长高胜福当即召开专门会议,认为槐树庄村是太行山深处的小山村,村民除了外出打工,没有其他收入。公司无偿帮扶赵振龙一户,可以作为示范户,以带动其他农户发展核桃种植,实现脱贫。于是,绿岭公司免费帮助赵振龙改接优质薄皮核桃400亩,仅此一项,就让他节省费用2万多元。如今,赵振龙的核桃树大都进入盛果期。
一枝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十多年来,绿岭公司充分发挥龙头示范带动作用,采用公司 基地 专业合作社 农户的产业化模式,建立以企业为龙头,以农户为基础,以合作社为纽带的利益共享联结机制。2008年,绿岭公司联合80家农户成立了惠农合作社,绿岭提供技术,农户以核桃园入股,采用统一采购,统一管理,统一采收,统一销售的四统一生产经营模式,统一经营4000亩核桃基地。统一管理可以帮助农户节省成本约15%,销售价格提高约10%。核桃原果生产亩投入约2700元,进入盛果期后,亩产核桃干果200至250公斤,纯收入可达8000元左右,每户增收约5000元。绿岭公司办公室主任张康说,公司还为农户统一采购有机肥、地膜等农用物资,价格比市场价低15%左右,为农户节省了成本,十几年来,共为农户节省成本约600万元。
在绿岭公司带动下,一大批薄皮核桃专业合作社成立,土地流转后的农民,变身为合作社产业工人。公司向合作社、农户供应优质核桃苗,免费提供一整套的生产管理技术服务,解决农民的后顾之忧。目前,仅临城一县核桃总面积就达30多万亩;带动辐射项目区省市级产业化龙头企业发展到10家,专业合作社75家,500亩以上片区49个,吸纳全县30%的劳动力和50%的流转土地,带动农户4万多户,户年均增收约2600元。
利益共享 回馈社会
10年前,俺8亩地一年收入也就三四千元,妻子身体不好,两个孩子又在上学,日子过得紧紧巴巴。进入绿岭承包果林后,日子就像做梦一样全变了。临城县西羊泉村村民赵换祥感叹道。他说,承包了绿岭公司的一个50亩核桃生态种植养殖小区后,家庭经济状况得到明显改善,每年除了公司给的经营管理费,林下种植养殖也能有收入,去年收入了17万元。如今,家里盖了新房,买了轿车,存款也越来越多。在临城乃至整个绿岭产业辐射区,像赵换祥这样受惠于绿岭回馈社会行动的农民比比皆是。
在农业产业化经营过程中,企业和农民是一个共同体,企业只有紧紧依靠农民才能发展壮大,只有他们好,企业才能更好。让企业发展成果与农民与社会共享,是每一个良心企业职责所在。高胜福说。为此,绿岭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惠民承包、托市收购、专项基金帮扶等。
惠民承包,是在核桃种植基地,将果林以50至60亩为单元划分园区,设立30多个生态种养小区,让一些没有投资的困难农户进行承包经营,使农户除了在负责本单元核桃树和苜蓿管理,挣得公司的劳务费外,还可依托树、草、牧、沼四位一体的种养模式,独自获取林下养殖种植收益。目前,已有350多户农户在公司承包小区,收入多者每年能达到20多万元。
托市收购,是绿岭公司对参加农业产业化的农户实行优惠收购政策,不管市场价格如何变化,绿岭公司总会以高出市场价0.2元的价格收购当地老百姓种植的核桃。
专项基金帮扶,是绿岭公司每销售一箱绿岭核桃乳,便提取0.6元用于建立绿色帮扶基金,进行社会公益活动。2002年以来,绿岭公司的社会公益事业投入达千万元:帮扶都丰村、水南寺村修建乡村公路;帮助60多名贫困山区的学生完成了学业……2014年3月,高胜福得知,贫困山村后敖峪村需要果树苗,就连夜组织召开专门会议,决定利用绿岭核桃产业专项基金捐赠2500棵核桃树苗,并选派技术人员前往指导栽种。
企业关爱社会,社会支持企业。如今,绿岭公司已经走上良性发展轨道。高胜福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产品销售非常火爆,二、三期深加工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可解决邢台市‘百里百万亩核桃产业带’所产核桃的销售问题,直接为社会提供就业岗位5000个,可实现年销售额20亿元,利税1.6亿元。到那时,企业对社会的带动效益会更大。(记者 雷汉发 通讯员 赵英丽)

10月19日下午,到村里收购点卖掉最后100多斤核桃干果,临城县郝庄镇田家庄村65岁村民田小三开着手扶拖拉机美滋滋地回家了。“今年卖核桃赚了1万多块钱!”田小三笑着告诉记者。

“让荒山秃岗变成漫山遍野种满薄皮核桃的绿岭,这是多好的事儿啊。”这是李保国教授生前在临城县推进薄皮核桃种植产业时的心愿。

贫困户田小三一家也先后种植了10亩核桃树。“我们种的这种核桃皮很薄,手稍一用力就挤开了,果仁饱满清香,市场销路很好。我家今年只有一半核桃树在盛果期,明年产量会更高。”田小三充满希冀地说。

如今,绿岭牌薄皮核桃正以年增万亩的加速度“长大”,临城已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优质薄皮核桃种植基地,全县近10万人从事相关产业。靠着小小的薄皮核桃,贫困群众离致富的梦想越来越近。

地处太行山东麓的临城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全县有60多万亩荒山荒岗,长期得不到有效利用。如何向荒山荒岗要效益?该县铺就了一条小核桃成就大产业的富民之路。

满岗满坡的核桃树郁郁葱葱,身披绿衣的小核桃神气地挂在枝上,调皮地随风摇摆。

“临城县旅游资源丰富,每年吸引大批游客。我们充分发挥这一优势,由核桃种植、深加工向核桃观光采摘、核桃文化方向发展,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临城县扶贫办主任张喜庆说,全县薄皮核桃产业实现了“接二连三”,三次产业相互融合、相互促进。

图片 1

河北绿岭果业公司董事长高胜福说:“当初,我们合伙承包了3000亩荒岗,邀请农业专家实测了20多个土壤剖面,最终确定种植薄皮核桃。公司与河北农业大学合作,选育出了优质薄皮核桃品种。经过10多年发展,公司已经成为集优质薄皮核桃的产、研、深加工和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现代化农业企业。”

芒种时节,正值核桃膨果期。在临城县郝庄镇李家村的核桃园里,看着已长成乒乓球大小的薄皮核桃,花甲之年的田东城咋看也看不够,“以前,俺全家靠种玉米,日子紧巴巴。去年,这3亩多薄皮核桃一下子就挣了2万块!这小东西,活活就是个金疙瘩!”

除了向农户供应高纯度苗木、免费提供技术服务、实行产品保护价回收,该公司还把治理好的土地“返包”给农户。

从最初的几百亩,到现在的近23万亩,临城薄皮核桃正以年增万亩的加速度“长大”,成为全县的扶贫主导产业,靠着小小的核桃,贫困群众离致富的梦想越来越近。

临城县黑城乡后都丰村贫困户田换兴从绿岭承包了200亩、共1万棵核桃树。他还按照该公司提供的“树、草、畜、沼”四位一体生态种养模式,在核桃树下种苜蓿草,养了1000只鸡,并把鸡粪投入自家沼气池。“核桃树的收益归企业,每棵树给我8元管理费,林下种植、养殖的收益都归我,预计今年能收入十几万元。”田换兴告诉记者。

看见小核桃 就想李保国

“目前,全县薄皮核桃发展到21万亩,昔日荒山栽满了‘绿宝石’。”临城县委书记宋向党说,该县有74个贫困村、15370户贫困户、贫困人口4.43万人。该县坚持把产业培育作为扶贫攻坚的内生动力,按照“生态致富、绿色发展”的思路,突出发展以薄皮核桃种植和深加工为主的特色产业。

薄皮核桃是个啥?别说是山里人,就是曾经见过些世面的高胜福刚开始时也没听说过。

“在绿岭的带动下,又有48家公司和合作社投入到开发荒山、种植核桃中来,吸纳周边群众到企业打工8000多人,全县1.2万户农民依靠种植薄皮核桃脱贫致富。”张喜庆表示,该县还制定了资金扶持、目标奖励等一系列优惠政策措施,将财政扶贫资金、以工代赈资金、农业开发、水利、土地整理资金以及帮扶资金整合使用,力争做大做强薄皮核桃产业。

现如今已是绿岭集团董事长的高胜福,曾在临城县电信局有份稳定的工作,1999年,响应县里“开发荒山”的号召,他和几个朋友一起承包了3000亩荒岗想种苹果。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如今在临城,核桃树不仅结出了“经济果”,还带动了当地生态旅游的发展。今年5月,绿岭·市外桃园开门纳客,设有采摘区、无公害畜禽饲养区、休闲垂钓区等六个区域,让住在城市里的人领略到了核桃园的自然风情

“就种薄皮核桃吧!”高胜福托人请来的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在细致查看了临城县山场的土壤、水利等条件后,结合对市场需求的预判,提出了建议,“这儿的山区丘陵地带土壤构成以洪积冲积多砾石岗地为主,土质中性偏碱,钙质丰富,非常适宜栽种薄皮核桃。”

如果您有更多关于核桃的信息想要了解,可以点击查看农业之友网站核桃频道详细了解。

李教授说,薄皮核桃皮薄如纸,用手就能把核桃壳捏碎,而且成熟期早,口味好,出仁率高,含油量高,经济价值比厚皮核桃高很多。

“听着挺好,可没见过,也没种过,这心里老大不踏实。”2000年春天,高胜福半信半疑地种了200亩,成为临城县第一个大面积种薄皮核桃的人。但他也留了一小手,背着李教授选了一块土质和水源条件好的地方,偷偷弄起一块“百果园”,种上了苹果、栗子、樱桃、柿子。

对“百果园”的“特级护理”并没有让高胜福得到相应的回报:那些果树要么被冻死、要么长势不好,收成“惨不忍睹”。而按照技术规程种植的薄皮核桃却很争气。2003年秋,第一批果实下树,当时普通核桃市场价格每斤只有3、4元,薄皮核桃却卖出了每斤40元的高价。

这下,高胜福彻底服气了。李保国说,你服的不是我,是科学和市场。“让荒山秃岗变成漫山遍野种满薄皮核桃的绿岭,这是多好的事儿啊。”受李教授这句话的启发,高胜福把自己的公司正式命名为“绿岭”(后成为绿岭集团),从此专种李保国精心选育的“绿岭1号”薄皮核桃。

薄皮核桃也让有60万亩山场面积的临城县找到了扶贫的主导产业。

田东城老人所在的李家村,117户人家中,贫困户就有105户。 2010年全村人均收入只有1000元出头。2011年,村里把收归集体的3000多亩山场经过统一整治后陆续种上了有政府补贴的“绿岭”薄皮核桃苗,然后再分给各家管护,收入按照集体个人三七分。去年,随着核桃进入盛果期,村里人均收入一下子涨到8000多元。“除了一户没有劳动能力的两位老人,其他贫困户全部脱贫!”村党支部书记李贵洲告诉我们,现在村民入新农合,村集体给每个村民出一半钱。

目前,临城县已成为年产核桃2万多吨,产值5亿多元的中国北方最大的优质薄皮核桃种植基地,全县近10万人从事相关产业。

“把俺带上了致富路,李老师却走了。”采访中,我们听到太多这样的不舍,“教我们矮化密植、教我们去头拉枝、教我们控制间隙……”对于临城老百姓,李保国教授就是他们记在心里的恩人、亲人。

政府来扶持 “绿岭”唱大戏

5月24日,我们在绿岭种植基地见到水南寺村的鲁飞。“100亩核桃树,我负责管理,收秋时按核桃品质算钱。”2012年他管理的核桃因为个头大小不均,品质不一,只挣了3万块,“就这,也是以前在外打工累死累活挣不来的。”

“技术员说了,只要按照他们制定的标准管理,以后挣得更多。”第二年,鲁飞边学边干,一下就挣了8万多元。按照技术员教的“树、草、畜、沼”四位一体生态种养模式,他在核桃树下养了1000只鸡,400只鹅。“一年赚十万出头不是多大的事儿”。34岁的鲁飞对过好自家的日子很有信心。

扶持龙头企业,把小核桃做成大产业,让困难群众都靠上这棵大树脱贫,是临城县委县政府清晰的扶贫工作思路——

在县里的扶持下,绿岭集团已经成为全国唯一一家集优质薄皮核桃品种繁育、种植、研发、深加工和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大型企业,形成了种养加销游一体,依托第一产业、带动第二产业、连接第三产业的“托一带二连三”全产业链经营模式。现在在临城,种核桃、管核桃、摘核桃、剥核桃、卖核桃……只要做与核桃有关的事,农民都能挣着钱。绿岭集团办公室主任张康给我们算账,即便是技术含量最低的手剥核桃仁,每人每月都能挣到2000多元。

政策、资金重点向核桃产业倾斜。县里制定了扶持薄皮核桃种植的政策:种百亩以上的,每种植一株苗补贴3.5元;种50亩以上的,每嫁接活一株树补贴0.5到1元。县财政每年为此要拿出120多万元。政府还出台办法,安排专项资金对核桃深加工项目贷款进行财政贴息。

目前,绿岭集团每年仅提供“绿岭”“绿早”两个主要品种的优质薄皮核桃苗就达600多万株。年累计雇用打工农民10万余人次,其中2000多人常年在绿岭打工,公司劳务费用付出1100多万元。集团还积极探索资产收益扶贫模式,为1300多户建档立卡户分红,推广“公司 基地 合作社 农户”的扶贫模式,以低价提供苗木,免费提供技术服务,免费提供种植经验与模式、高于市场价回收合格核桃的“三提供一回收”方式,与农户形成互利互惠的共同体。

扶志又扶智 农民成专家

“树高控制在2.8米左右,便于果实成熟后采摘;树形要上边小,下边大,便于通风透光……”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眼前说起核桃树管理头头是道的米如僧,原本只是郝庄镇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自从5年前种上核桃,每次技术员来培训或者村里组织出去参观学习,他都积极参加。现在的他已经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土专家”,“一般的核桃种植管理问题都能解决。”

黑城乡乔家庄村位于绿岭核桃基地以西几公里外的山谷,近水楼台,几年前就成为核桃专业种植村。村民张勇芳已经不满足跟着合作社种核桃,“家里30亩核桃包给了5个村民,俺现在专心做育苗和接穗生意。”通过网店,他的苗卖到了四川、湖北等地。“前一阵卖得好,一天就能挣一万八。”从跟着人家种核桃到现在自己单干,张勇芳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也能带着别人跑。”

在绿岭集团技术总监、李保国教授的学生陈利英看来,现在的农民和以前大不相同,“原来我们说啥是啥,现在都得按老百姓的‘定制菜单’备料。”所以,陈利英和她的科研团队不敢有丝毫松懈,不断地在开发核桃深加工产品:核桃油、鲜食核桃、核桃乳……

李家村不久前和北京一家公司谈起了旅游开发合作,“真舍不得这些年经营的好山好水白放着。”站在村边大东沟山上,看着漫山遍野的核桃树,李家村党支部书记李贵洲说,“让外面的人来,我们就能更多地知道外面的事儿。”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林业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小核桃撑起扶贫大产业,临城县郝庄镇小核桃成